原创 156亿买摩拜,20亿投电动车,王兴的出行梦还要烧多少钱

原标题:156亿买摩拜,20亿投电动车,王兴的出行梦还要烧多少钱

作者 | 克虏伯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6月17日上午,美团创始人王兴被曝出有意投资李想创办的电动汽车项目理想智造的消息。

在理想计划融资的5亿多美元资金中,王兴的个人出资占了2.85亿,超过了一半,再加上美团点评旗下产业基金龙珠资本的1500万美元,王兴和美团方面的投资刚好是3亿美金(折合人民币超过20亿元)。

这并非是王兴首次投资出行领域的项目了,早在2016年王兴就曾参与过摩拜单车的C轮投资,但投资李想的电动车项目,确实是王兴首次进入电动车领域。

这也是龙珠资本首次被公开涉及出行领域的投资,此前该产业基金投资的公司大多与餐饮供应链项目或销售软件项目有关。

对于出行领域的投入,无论是王兴个人还是美团公司,最近一年里都有着较高的积极性,但现实却多少有些令人尴尬。

美团在出行领域的昂贵试错

今年3月,王兴在美团成立9年之际,在自己的饭否账号上写道:

不知不觉中,美团上线已经9年了。最近一年重新理解、更加理解「要做有积累的事」了。EatBetter, Live Better 这个使命很难,但是值得长期努力。

最近一年里美团发生了什么,才会让王兴出此感慨呢?

回顾2018年,美团在业务层面做的最大的两个动作都跟出行有关,一个是美团打车在上海和滴滴硬刚;另外一个就是花156亿元(约合27亿美元)收购摩拜单车。

现在看来,这两个大动作并没有给美团带来多大的竞争优势。

首先看美团打车,这个2017年2月上线的被王兴认为“我就试试”的业务,在2018年初被美团力推到了更高的战略级别上,去年3月24日,在美团打车登陆上海3天后,王兴高调的对外宣布已经在所进入的城市拿到1/3的市场份额。

这个成绩背后是美团在司机和用户端强力补贴的结果,据2018年美团年报数据显示,美团网约车司机的成本高达44.6亿元人民币,这成为了拖累美团财报表现的主要数据之一。

另外在2018年夏天,网约车接连曝出的人命事件也严肃的提醒着王兴,这个市场不好做,搞不好还可能弄黄自己的上市进程。于是在2018年9月,美团上市招股书中明确提到,公司将不再继续拓展网约车业务,算是给资本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

在沉寂了1年以后,今年4月26日,美团打车突然变换了运营模式,宣布在上海和南京接入首汽约车、曹操出行和神州专车,从自营变成了聚合第三方打车平台。

这也意味着王兴在网约车领域的试错,用时长达2年,最终向成本和风险低下了头,做起了模式更轻,风险更小的流量生意。

再看摩拜单车,原本王兴只是其C轮投资人,但在2018年4月美团却花156亿元(约合27亿美元)收购了这家处于巨亏中的创业公司,成为了共享经济的“接盘侠”,此后的8个月里,摩拜给美团公司带来了45.5亿元的亏损。

如今美团放弃了摩拜单车的品牌,将其更名为美团单车,还将颜色从橘黄变成了“美团黄”,然而美团收购摩拜时,其商标价值就高达16亿元,也就是说王兴的一个更名决定,背后的代价就是16个亿。

当然,王兴更看重摩拜更名后,美团作为其唯一入口,这将为美团带来更多新增用户。据报道王兴也有意推出一项类似亚马逊Prime的会员服务,届时摩拜单车将作为一项免费服务提供给会员,王兴在下一盘大棋。

不过2018年,美团在出行领域里付出了超过90亿元的代价,其在出行领域里的表现却没有像此前做团购、电影票、酒店、外卖、景区门票等业务时那样实现后发先至的结果。

这或许是让王兴感慨“要做有积累的事”的原因之一。

王兴对出行的理念之变

美团在出行领域的探索经历了投资、收购等多种方式,王兴对于出行领域的理念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他对出行的关注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2013年,那时王兴在一个媒体组织的创新者联盟的社群里提出了一个问题:什么是汽车的互联网思维?

王兴对于这个问题的具体描述是:

凡是没有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都即将被互联网所改变。国内最厉害的两个互联网巨头已经对最赚钱的两个传统行业(金融和电信运营商)跃跃欲试了,汽车行业呢?

他并没有马上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2年后的2015年,他在题为《资源的革命:互联网改变了商业什么》的演讲中提到了互联网对汽车行业的影响:

我们去看整个汽车行业的时候,有可能最大的变革机会不在于汽车本身,不在于烧油还是电池,而是另外一个更宏观的层面,资源使用率的层面。
这里有另外一个很大的机会,可能不是在发动机层面,而是在提高资源使用率的层面,按照美国的数据,一辆车生产出来,95%的时间是停着的。
大家讨论互联网汽车,最大的机会并不是在造车本身,并不是造一辆更好的汽油车,也不是把汽油车换成电动车,而是怎么样自动驾驶,怎么样自动停车,怎么样协同减少堵车。这里从96%,2.5%,0.8%,0.5%的速度,几乎是不一样的。

王兴当时鲜明的提出互联网不需改造传统行业的底层,而关键在于效率的提升。而4年后的今天,王兴开始大手笔投资李想的电动车项目,显然他在出行领域的理念较之前已经有了180°的改变。

从“接招”分析美团组织架构变革的背景里,或许我们也能窥见王兴这种变化的原因:

从2014年到2016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每年依然有10%的增长量,依然是流量红利期的尾声。所以,组织架构的设置,必然以最大化、最快速获取用户为目标,这个时候还谈不上协同效应,攻打锦州和攻打徐州可以同步进行。用户就那么多,你不去抢,就被别人抢走了。

而2019年流量红利期不再有,汽车行业的效率革命正在变成电动车取代油车的一场底层变革,战略敏锐的王兴为了能够抓住这一时代机遇,选择了在此时“上车”,成为电动车领域的玩家也不难理解。

王兴也算是在顺势而为吧!

另外,王兴对于自动驾驶也情有独钟,他曾在一个论坛上公开说过:“自动驾驶肯定是未来,但是不管怎样,人们最后要的是服务,是mobility的服务,不是要买车”。

而从自动驾驶对美团业务的协同上来看,这项技术也是美团必须发力的方向,别忘了百度外卖的战略败退,最终落得了卖身的下场,其中一个坑就是在2016年春节期间没有留住足够多的外卖小哥,导致春节后运力不足,一蹶不振。

当有了自动驾驶的无人配送,美团也就可以让机器取代人力,大幅缩减人工成本了,距离这一目标的实现,王兴所需的是足够的技术投入和时间。

王兴与程维又一次“贴身肉搏”

在出行领域里,王兴一直在主动求变,但美团的出行业务却处于被动改变中,这背后的原因除了行业本身难做的因素外,就不得不提出行领域的另一位玩家——滴滴程维了。

从美团和滴滴在2018年网约车正面对垒之后,双方都消停了一段时间,美团没有在打车里获得成功,滴滴也没有在外卖业务上实现突破。

但两家公司的较劲依然在持续,今年在美团打车转型聚合第三方模式近2个月后,滴滴也被曝出即将推出聚合模式。

除了在打车业务上针锋相对,王兴和滴滴在汽车产业里也是瞅准了同一家公司:李想的理想汽车。

王兴曾说滴滴一贯喜欢“以资本为中心”的玩法,而美团更愿意以客户为中心。但从王兴即将3亿美元投资理想汽车的消息来看,他本人也挺喜欢在资本层面搞事情的。

美团与理想汽车的交集从去年夏天就开始了。当时美团推出了自动驾驶无人物流车,其实是基于理想汽车曾砍掉的SEV项目延伸而来的。

滴滴跟理想汽车的合作关系发生的更早,2018年3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30亿融资的同时,也透露与滴滴达成战略合作,将组建合资公司探索共享用的智能电动汽车、车队运营等领域。

王兴、程维、李想,多少有点三个男人一台戏的感觉了。

至少从目前看,王兴和程维之间的竞争已经从打车业务方面上升到了更高的汽车产业布局层面。

外界看不懂王兴的出行梦

从收购血亏的摩拜,到突然进军网约车,再到如今的3亿美元投资李想的造车项目,外界一直看不懂王兴为何要做这3大决定。

毕竟摩拜和美团打车给公司带来的是肉眼可见的亏损,而李想的造车项目如今也并非是电动车行业第一,据电动车上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汽车累计交付量排名前三的公司依次是蔚来约1.6万辆、威马约9000辆、小鹏约5000辆。理想汽车如今都还没有开始正式交付。

王兴的心思很难猜,但马云的“履带战略”或许能成为我们理解王兴的一面镜子。

2015年马云曾在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颁奖典礼上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们早些时候就认定一个理论,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能够3 年到5年都保持优势的。所以我们形成梯队发展、有机作战,每一家公司,一个上,然后退下来,再另一个上,形成一个循环。
这是我们七八年前定的战略,履带战略。阿里巴巴B2B需要修复,淘宝就当第一阵营,然后是天猫,然后接下来支付宝起来了,过两年再是云计算,再是菜鸟,一轮一轮的上。

曾经身为阿里系创业者的王兴应该对阿里的战略有较深的了解,再看美团的战略发展,从2012年千团大战结束,到2013年实行T型战略(团购为一横,酒店、电影、外卖等垂直业务为一竖),再到2016年以“餐饮、综合、酒旅”为核心的三驾马车战略,2017年又围绕到店、到家、旅行、出行这四大LBS场景进行布局。

在王兴的战略规划下,美团变成了一个以吃为中心,为用户提供各类服务的综合平台。

可以说美团在移动互联网红利结束之前,以快速奔跑、品类扩张的方式最大程度上实现了业务多元化,为美团的长期发展积攒了竞争力,这多少有点类似马云的“履带战略”。

“要谨慎选择你的竞争对手,因为最后很可能你们会变得很像。”1个月前,王兴在饭否上转发了这句话,冥冥之中像极了他和马云。

结语

虽然经历了昂贵的试错期,但出行领域已成为王兴战略扩张的新落点。

出行能为美团的整体业务补上关键一环,与酒旅、外卖等业务协同发展,但可惜目前美团在出行领域不温不火甚至还有点拖后腿的表现,实在是难堪大任。

去年10月底,美团进行架构调整时将美团打车所属的出行事业部归到了LBS平台,战略地位似乎有所下降。

目前王兴将LBS平台交给了自己的创业老搭档王慧文亲自管理,也足以说明他对美团出行业务的重视。

看来王兴的出行梦还将继续,只是何时才能实现“后发先至”的效果,短期内应该不会有答案了。

我要收藏

0 条评论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