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潮崛起 - 需要更多的太平鸟和NPC

原标题:国潮崛起 - 需要更多的太平鸟和NPC

由时装秀场“点燃导火线”、迅速演变成为全民话题,这种情况并不常见,去年第一季「纽约时装周中国日」是其一:

“以李宁、太平鸟、CLOT与CHENPENG为代表的中国品牌首度登上纽约时装周”

“李宁、太平鸟成功完成品牌升级转型”

“彼时的‘中国制造’正在向‘中国设计’迈进”

「国牌」二字,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度。而这些属于国牌的高光时刻,也注定是要被写进历史的。

李宁

太平鸟

第二季亦是如此。只是话题的余温还未完全退去,便迎来了备受瞩目的第三季。这一次在「Youth Made China」的主题下,纽约时装周中国日(以下简称”CHINADAY”)遴选了两个本土品牌参与走秀,分别是太平鸟的男装线——PEACEBIRD MEN以及李晨nic&潘玮柏主理的牌子——NPC。

| 彩蛋预告1:文中附有FAKESHION x CHINADAY采访

| 彩蛋预告2:全新的FAKESHION LOGO即将上线

PEACEBIRD MEN

都说太平鸟是国牌中玩跨界合作数一数二的“大佬”,细数这些年它做过的联名系列,你就会知道这并不是夸大其词:施华洛世奇、PLAYBOY、迪士尼、可口可乐、凤凰.....每一次出现,都会让人忍不住发出感叹——“太平鸟居然变得这么年轻好看了”。

| PEACEBIRD MEN x Coca-Cola

看似常规的路数,PEACEBIRD MEN在这一季又找到了新鲜有趣的突破口,联手因“Gucci Ghost”名声大噪的艺术家Trouble Andrew和苏格兰“拼贴鬼才”Reilly共同演绎《芝麻街》合作款。

| “Gucci Ghost”

| Fendi x Reilly

两位艺术家都有着和大牌时装屋合作的履历,加上讨喜的美国经典IP形象——《芝麻街》的融合,自然也就为这场大秀增添了不可小觑的话题度。

在新系列的合作款上,你可以迅速地找到两位艺术家各自的风格烙印,明显Trouble Andrew的街头涂鸦画风更偏向自由、随性,Reilly则是继续把重心放在解构、拼接上,像这些充满趣味性的T恤,就是可以率先mark下来的。

一场中国品牌的秀,自然也少不了中国元素。

以“pingpong”球声开场、衔接藏族的呼麦声,身穿中式唐装、拿着长杆烟斗的中国青年鱼贯而出,甚至你还可以看到印有中国传统书法家陈启元老先生创作的“青年”书法文字以及“MADE IN CHINA”的涂鸦印花,这些极具中国传统形象的造型与铆钉、朋克、街头、卡通元素混搭,形成了反差强烈、多元化的“太平青年”形象。

只是要在同一场秀中共同呈现这么多来自中西方不同文化领域、不同风格的元素,并且做到主次有序,融合共存,对品牌来说极具挑战。

/ 左右滑动查看图片 /

| PEACEBIRD MEN 2019 NYFW |

对此,我们有幸邀请到了PEACEBIRD MEN设计总监徐颖、总经理王明峰和我们共同探讨关于本季的设计以及品牌运营上的问题:

/

对话PEACEBIRD MEN设计总监 - 徐颖

F:PEACEBIRD MEN本季着重呈现的中国元素是什么?它们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徐:中国传统书法艺术的呈现、与铆钉朋克混搭造型的唐装、以及“MADE IN CHINA”的涂鸦印花、大秀音乐开场“pingpong”音效的引入和中间藏族呼麦声,还有亮相秀场的“中国青年”面孔…从货品设计、到造型点缀再到大秀的主题呼应,都有中国元素和巧思的呈现。

这季灵感来源于 “融合”这个词,中国本土的时尚设计力量PEACEBIRD MEN与国际先锋艺术家Trouble Andrew与Reilly,以及美国经典IP形象芝麻街的“融合”;亦是中国时尚品牌站在全球时尚舞台的“融合”表达。

F:怎么会想到与芝麻街、Trevor Andrew以及Reilly进行跨界合作?在合作过程中,碰撞出了怎样的火花?

徐:其实太平鸟从2008年就开启了和施华洛世奇的联名,应该算是国内品牌联名先锋。联名蕴含着不同领域的设计碰撞,意味着1+1大于2,而我们现在希望1+1+1可以有大于3的效果。2019年正值芝麻街50周年,此次邀请到受新生代喜爱的两大艺术家Trouble Andrew以及Reilly,也是希望给年轻群体带来1+1+1大于3的时尚惊喜。

合作过程中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将中国的文化基因很好地融入国际化的表达语境中。因为我们是一个代表中国的品牌,这次的货品我们想表现中国年轻人的开放、多元及共创。所以在货品上,邀请涂鸦艺术家Trouble Andrew,苏格兰“拼贴鬼才”艺术家Reilly热力合作,将家喻户晓的“芝麻街”形象重新诠释。又同时邀请了中国传统的书法家陈启元老先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如果两种文化都想强调表达,就会没有重点。后来我们选择更潮流、更国际化地去处理两种文化的融合,在搭配上做了很多细节的贯穿性,包括加入一点点传统的唐装,并且通过非常时髦的搭配去融合整个系列的货品,穿插使用,使得最终呈现出一个非常融合的状态!

F:你如何定义“中国青年形象”?这与PEACEBIRD MEN本季诠释的“太平青年”存在哪些联系?请谈谈两者的关系与区别。

徐:中国青年文化就如其被设定或强加上某种“标签”,但实际没办法被“定义”。作为品牌,我们只能尝试去感知、鼓励、呼应它(尤其是激发青年文化正能量的移民),就如“太平青年”倡导的THE STRENGTH OF INNER PEACE,不论是那种青年文化,都需要内心的力量和笃定的行动坚持。

对话PEACEBIRD MEN总经理 - 王明峰

F:在国潮崛起的大环境下,你希望PEACEBIRD MEN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王:PEACEBIRD成立于1995年,如今算来也是正值“青年”,这个“中国青年品牌” 一直致力于成为“中国时尚新生代的首选品牌”而努力。希望未来太平鸟能够以服装作为沟通语言,不断地进行品牌自我的迭代,和中国乃至全球的年轻人一起,探索时尚文化,并将其很好地融入青年文化当中,让越来越多的人能认可这个来自中国的品牌——PEACEBIRD MEN。

F:在青年群体逐渐成为新一代消费主力军的今天,PEACEBIRD MEN是如何与他们建立深入的对话与联系的?

王:作为中国新生代消费者喜爱的时尚品牌,从品牌气质到设计理念,从使命愿景到企业文化,我们最期待的是中国的时尚设计能够在全球对话的语境中被发现并认可,年轻人的开放,对梦想的追求,能够得到表达。PEACEBIRD具备与生俱来的“中国青年”的特质,这个世界是平的,信息的传递是没有时间差的,所以PEACAEBIRD以开放精神融入全球文化,理解他人,赋予品牌更多视野和灵感。

F:作为商业品牌,PEACEBIRD MEN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遇到最大的难题是什么?又是如何应对解决的?

王:面对国际市场更多的优秀品牌,更陌生的消费者,我认为最大的难题,应该就是中国品牌在海外消费者当中的品牌心智培养。自2018年2月首次登上纽约时装周起,这一年以来我们“走出去”的动作不断,其实都是对海外市场布局的探索。

F:你认为中国本土品牌在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PEACEBIRD MEN应该如何保持自己独特的优势?

王:我坚信中国本土品牌通过探索、创新、融合,会在未来的全球时尚潮流行业中开辟自己专属的“领地”。我坚信,PEACEBIRD MEN会是这一“领地”的生力军。我们希望我们主张的时尚不只是流于表面的,会有更多的积淀和思考,或者说对消费群体的理解和推动,希望能够通过服装去传递我们所热爱的、所推崇的。我们也在探寻时尚产业的边界,怎么将跨界玩得更有意思,除了和经典IP碰撞,共同创作年轻人能接受的语境,我们也会融合艺术、电影、街头文化等,让他们都产生好玩的化学反应。

NPC

另一边,恰逢十周年的NPC也在纽约时装周上呈现了五个丰富的联名系列。以“太空登月”为题,牵手故宫宫廷文化、集结四家中国本土品牌PHANTACi, ANB BRAND, the MAD HATcher以及UMAMIISM, 用中西方、传统与流行等多维度的视角叙述遨游太空的主题。

从上海街头走到纽约大道,「登月」只是主题之一,还有一个不能遗漏的重点——在NPC十周年这个节点,他们把品牌过去十年总结、浓缩进了这句话里:“Nothing great comes easy”(循此旅,达天际)。并以不同的玩味字体、设计符号出现在袜鞋、T恤、夹克上,贯穿了整个系列。

之所以想到把人类登月五十周年和品牌十周年相结合,NPC主理人李晨nic告诉我们:

“因为觉得登月跟创业非常相似,都是要跨出舒适圈去寻找一个未知的地方,没有人去过,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去。我记得我有一个同事提出了'失重'这个词,每一个创业者在创业的路上都会有这种体会,没有重心,没有抓力点,不知道何去何从,但你依然需要坚信当初的决定。”

/ 左右滑动查看图片 /

| NPC 2019 NYFW |

很好奇李晨nic和潘玮柏如何管理运营NPC?看完采访你应该就明了了。

/

对话NPC主理人 - 李晨nic

F:在合作的过程中,你和潘玮柏各自擅长的领域是?如何磨合意见相左的情况?

NL:NPC于2009年在上海成立。因为我住在上海,这些年公司的发展也需要一个几乎全职的管理者,所以公司的事情我会管的比较多一些。潘老板会比较在意公司的未来发展以及一些战略性的决定,基本上我们属于互相充分信任的伙伴,可能也是因为各司其职,所以基本不会有什么意见相左的情况。毕竟也认识这么多年了,非常清楚对方的性格,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相信对方,求同存异,因为我们的目标一致!

F:将NPC过去十年总结为“Nothing great comes easy”的主要原因是?在十周年这个节点,你们希望NPC带来怎样的“破与立”?

NL:2019年除了是NPC的十周年,也是人类登月50周年,我们之前在找19年主题的时候,特别喜欢这个,因为觉得登月跟创业非常相似,都是要跨出舒适圈去寻找一个未知的地方,没有人去过,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去。我记得我有一个同事提出了“失重”这个词,每一个创业者在创业的路上都会有这种体会,没有重心,没有抓力点,不知道何去何从,但你依然需要坚信当初的决定。所以我们希望这句话是我们十年创业的一个总结,也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回看过去十年,我们走了很久,但真的等到几十年后再看今天,那可能只是短短一段旅程,所以2019我们希望收拾过去的好与坏,重新调整好航线,继续朝着我们心中的目的地前进。

| NPC从过去十年间产出的经典款式中,截取面料拼接成了这件斗篷

F:NPC在本季还呈现了人类登月、故宫宫廷文化以及本土国潮品牌的集结,主要想通过这些举措表达什么?

NL:潮流的事物亦古亦今,每个黄金年代都存在过,我们希望通过这种中西、古今的结合,去表达我们对当今年轻文化的思考。特别是故宫宫廷文化的合作,我觉得现今的中国,年轻一代正在重拾文化自信,越来越多的领域把传统的文化和现在的流行相结合,并且做得越来越好,电影、音乐、艺术.......这是一个好现象,也是我们体内这上下五千年流淌的血液,NPC也将不遗余力地推动中国的传统文化,通过潮流的表现形式,让新世代的年轻人了解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

F:总结NPC过去十年对本土潮流以及青年文化的理解,谈谈NPC对“中国青年形象”的定义。

NL:自信、包容、谦虚自由、独立思考。

F:NPC想通过潮流文化传递给青年群体什么样的核心理念?

NL:NPC一直以来有着非常鲜明的价值观,那就是「my life's getting better」,我们相信年轻人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生活变得越来越好。很多人说潮流需要有个性、需要叛逆,但我们觉得,潮流应该更多一些正能量,我们应该更加努力地工作、学习,去实现我们想要的,并向世界展示更好的中国以及更好的自己。

F:NPC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遇到最大的难题是什么?又是如何应对解决的?

NL:走出去的过程有很多痛苦,前人们的经验早就告诉过我们。我觉得最大的难题可能就是文化的差异,但这种差异越来越少,特别是潮流圈,全世界的年轻人其实还是因为互联网变得非常close。当然,在我看来,走出去的目的是为了提升自己的水准和专业认知,但最重要的一点,走出去是为了建立链接和桥梁。我们今天走出去,是为了明天更多人走出去,更多人走进来。文化是需要交流的,就像古时候的丝绸之路,只有在不断的交流中,我们才能跟这个世界相处得更好。

F:你认为中国本土品牌在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在国潮崛起的大环境下,NPC应该如何保持自己独特的优势?

NL: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来自于人口的红利吧,中国新一代的年轻人市场,远比我们想象中的大!但是大也有大的危险,需要更灵活地去面对这些不确定性。「国潮崛起」这个词我其实不太喜欢,我不觉得现在的崛起是好事,因为我们的基础建设太差了,我们看到的崛起只是各个行业看中了这个热潮一拥而上的表象,真正在深耕潮流文化的品牌很容易在这种假象面前迷失自己。所以NPC更希望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做好自己,把内在修炼好,产品、供应链、管理、流程、企划,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这十年不断的试错,去给平台上的这些国潮品牌们更多的帮助和支持,就像我们的使命:帮助年轻人把创意变成产品并实现梦想!一定要说我们的优势,可能就是这些吧。

F:谈谈在参加本季纽约时装周中国日之后,给NPC带来的收获吧。

NL:无论是我们内部团队的专业提升,还是对产品的完整呈现,都给了我们很多经验,让我们在国际化这件事情上少走了许多弯路,同时也让我们认识了很多朋友。对未来NPC走向国际充满了信心,正像我们这句:「循此旅,达天际」,天时地利人和。很感谢纽约时装周中国日的邀请,都是命中注定,让我们走这一趟,我想未来回看NPC这场秀,一定是我们发展史上重要的一战,nothing great comes easy。

Youth Made China

把两场秀用一个共通点梳理起来,离不开这一季CHINADAY的主题——「Youth Made China」

-

将主题锁定在「青年文化」上,并不是空穴来风。“青年文化”一直是太平鸟擅长的命题,来到这一季表现手法也更为娴熟,西方艺术家与中国传统元素的“创造、融合”,找来各个领域优秀的“中国青年”面孔为品牌走秀,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太平青年”,形象是年轻的、多层次的,且已具备了自己对时尚的认知。

做了十年的“国潮”品牌,对中国青年来说是具有代表性的,并且这种通过潮流的表现形式集结青年群体、展现年轻面貌与文化自信的手法,对NPC来说并不超纲。

另外站在商业的视角,中国拥有巨大的消费市场,具备成熟活跃的电商经济,中国千禧一代、Z世代群体也已经开始有了文化自信,在这样的契机之下,用「青年文化」这一门全球语言让本土品牌走出去,气候也刚刚好。

以青年文化为语言,品牌服装为载体,CHINADAY为桥梁,将中国设计融入到国际时尚语境中,传递多元的中国青年文化,环环相扣,相互助力,思路是清晰且正确的。

国牌想要在国际时尚环境中安营扎寨,纽约、北美市场只是走出去的第一步。在未来,本土品牌的国潮征途还任重而道远。

- End -

不靠谱的主编:fakesion

撰稿:Rune | 图片:ChinaDay&网络

我要收藏

0 条评论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