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担损失比例比汶川地震翻40倍 河南暴雨透视中国财险赔付能力

河南暴雨牵动着每个人的心,保险业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成为大家热议的焦点。

8月3日,围绕“灾害之下,保险能做什么”,《中国经营报》触角系列直播栏目“人生保障小课堂”,与防灾、保险专家进行对话。

栏目中,水利部防洪抗旱减灾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减灾中心副主任杨昆,复旦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许闲,平安产险总部理赔运营中心作业管理团队总经理郑堇,对河南暴雨后的损失、保险理赔、防灾减灾工作的优化等话题展开探讨。

保险业承担损失的“飞跃”

“河南暴雨后的损失通常可分为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损失两大类。”许闲介绍称。

“财产损失方面,最新数据是8月2日中午12点河南省政府新闻办发布的新闻,河南有150个县、1663个乡镇和1453.16万人受灾。倒塌房屋30616户、89001间,农作物成灾面积872万亩,绝收面积380万亩,直接经济损失为1142.69亿元。2008年汶川地震时官方统计的数据是在8400亿元左右,这次接近汶川地震的1/4。”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河南暴雨中保险业发挥的作用相较于10多年前有了很大的“飞跃”。许闲认为:“如果跟汶川地震相比,从2008年到2021年,我觉得目前保险业发挥的作用很大。银保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是到7月26日下午4点,已接报案37.62万件,预估损失是94.88亿元。以预估损失和直接经济损失作为计算指标,目前保险业承担的损失大概占比8%,根据当年汶川地震官方统计的数据,保险业承担的总体损失大概是0.2%,从0.2%到8%,是非常大的飞跃。”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中国巨灾保险的差距,国际上保险业承担整体的损失大概在30%到1/3左右。从这个角度看,中国保险业发挥的功能和作用相对有限。在国际经验比较上,我觉得保险可以承担的损失还能更多。”许闲进一步表示。

水淹车、受损房屋如何理赔?

保险业承担损失较以往灾害产生“飞跃”的同时,保险公司面对的挑战也相应增加。郑堇认为:“这次暴雨对整个财产险行业理赔来说是巨大的挑战,体现在报案量的激增,使得保险公司在人力调配、客户响应、车辆救援、系统等面临巨大压力。”

在报案的类型方面,据郑堇介绍,这次河南水灾是中国财产保险公司有记录以来损失最大的一次,平安财险截至8月2日报案已经6万多件,其中95%是水淹车案件(即车险案件),另外5%是财产险,包括企财险、家财险、工程险、农险等。

“平安财险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应急工作小组,紧急从全国增调了168名理赔专家奔赴灾区,同时从周边省份协调了651台救援车辆,也赶到灾区参与施救。然后对所有车辆实施无差别的救援,不管是不是平安承保的车辆,我们的救援车都会给予救援。截至8月2日,累计受援车达到43000多辆,救援响应率超过98%,同时我们也开通了理赔的绿色通道,提供例如单证减免、快速预赔等8项服务举措,助力河南人民尽快恢复生产。”郑堇进一步表示。

在类似的暴雨灾害里,水淹车的处理是重中之重,一般占比极大。郑堇表示:“在具体的理赔方面,首先水淹车获得理赔的前提是客户要先投保了涉水险,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停在那里被水淹了,暴雨会淹到车身,导致车辆的坐垫、电路进水,造成车辆损失,还包括拖车等施救费用的损失,都属于保险公司的赔偿范围。另外一种是在行驶过程中被淹,这时一般是车辆涉水行驶的时候进水,导致车辆的发动机、坐垫进水造成损失,这也属于保险公司赔偿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郑堇强调:“如果在行驶过程中因为车辆进水造成熄火,这时千万不要再二次点火,因为一旦二次点火造成发动机损害,这时即使投保了车损险,也属于保险合同的免责范围,是不予赔付的。如果是新能源车出现水淹,还会存在高压漏电情况,就需要专业人员来救援,这时要第一时间把车辆和动力电池做分离,电池安全存放,由专业人员来进行检测。”

关于房屋受损的赔付问题,主要包括两部分。郑堇表示:“第一是定性的问题,先看能不能赔。要看家财险保单承保范围内有没有涉及到保障的条款等,例如企财险跟车险较大的不同是,客户根据自己资产和风险情况可以选择性投保,如果某些企业是周转型的或者轻资产型的,可能在投保企财险时不会对房屋本身进行投保,这种情况也会造成免责。”

郑堇说:“第二是定量的问题,如果确定了能不能赔,然后就是赔多少的问题。像装修、家具、家电受损等家财险,是很容易确认的,平安内部也做了很多快赔的规则,方便广大受灾群众发起理赔。不用来现场,只要远程通过我们的企业宝、好生活等APP小程序上传照片,远程视频报案就可以迅速获得赔偿。对于房屋倒塌这种大损失,我们也会聘请一些房建类的专家介入,和客户一起进一步确定损失,制定赔付方案,共同将客户的损失降到最低。”

此外,在灾害中,保险公司还利用科技手段参与灾情救助。郑堇表示,平安通过科技赋能对防灾减损方面有较深的部署,主要是四点:一防、二控、三救、四赔。“防”是指提早把数据应用前置,搭建自然灾害平台,通过大数据和动态科技来指导企业,帮助他们提前发现风险;“控”是指一旦发现可能的风险,会有多样化的预警形式,保险公司有精准的灾害预警平台,根据雨水的日历图来预测企业风险,做到精准推送,无论是短信、微信还是APP,都实时推送预警信息来帮助企业和个人做好灾前应对;“救”是指搭建的可视化救援体系,实时显示案件数量、案件分布、人员分布,及时调配救援资源,全流程实现线上可视化;“赔”是指快赔,目前理赔是线上线下结合,远程为主,线下智能调度,同时结合卫星遥感、无人机等快速完成损失勘查,实现迅速赔付。

防灾减灾需数字化转型

防灾减灾过程可优化的空间还有很多。

杨昆认为,防灾减灾工作需要数字化的转型。“比如怎么能知道风险在哪里?城市堤防、排涝设施、地下管网有什么风险?能承担多大的洪水?薄弱环节在哪里?其实以前做得不够,主要是根据规划设计的暴雨、洪水,确定防洪排涝工程的标准和规模。实际上,现在城市的变化非常快,像郑州市近年来建成区面积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包括建成区面积、不透水面积大幅增加,城市排水的任务、排水系统的复杂程度大幅增加,脆弱程度也在增加。超标准的洪水如何预防、如何应对,现在有一个有效渠道,就是高精度的数字化模拟。我们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开展的相关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从企业和个人生命财产安全保障角度,郑堇建议要从两方面考虑,一是安全意识的建立,二是保险保障。“安全意识上,从企业来看一定要强化责任落实,直接落实到各类人员的岗位,落实到这一过程的每一个环节。另外要强化安全教育培训,提高人的安全文化素质。还要建立健全安全管理机构,企业应该严格按照《安全生产法》来设置安全机构,配备管理人员。”

郑堇说:“保险保障方面,从人身安全来看,意外险很重要,意外发生虽然不能抚平家人心灵上的伤痛,但至少可以给家庭带来经济上的帮助;从家庭财产安全来看,特别要强调一下,这一次也是大量家庭财产损失、企业财产损失,正因为没有购买保险保障,所以受灾者自身承担了很多的损失。家财险的普及率非常低,其实家财险的保费很低。目前家财险的品种非常丰富,包括火灾、爆炸、自然灾害等;从企业财产的角度看,任何企业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也是有一定限度的,企业自身一定要意识到保险的重要性。同时企业也要理清楚自身的资产分布,因为现在很多企业财产险的种类很多,有企财险、责任险、工程险,要根据资产的风险选择最合适的保险。”

最后,关于保险业未来还可提升的方面,许闲认为,第一,目前保险覆盖率不足。汶川地震保险业承担的总体损失低的很大原因是,当时买保险的人更少,所以不是简单讨论保险制度的建设,还要提高普通保险产品的覆盖率。我们要有更多创新的产品或者销售更多的产品,把普通保险销售给广大的老百姓,来提高他们风险转移的能力。第二,保险业能做的不仅是在灾害发生以后做赔付。保险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风险预防的作用,我们要更注重的是关注前端风险管控和预防,而不是关注风险发生后的损失。第三,政府应该跟商业保险公司联合起来,发挥政府和市场的联动作用,来提高整个保险安全网络来覆盖更多的民众。

(稿件来源:中国经营报)


我要收藏
我要收藏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0875号-1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