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运城,齁儿咸

原标题:山西运城,齁儿咸

运城,

位于晋之西南,黄河以东,

自古以来以河东文明著称,

上溯华夏始祖炎黄帝、尧舜禹,

下至先古圣贤柳宗元、司马光,

人杰地灵,英雄辈出。

鲁国有文圣孔子名垂千古,

而武圣关羽,

其故乡河东解(hai)良,

—— 便是如今 山西运城。

山西运城关羽雕像高达60余米,“吾姓关名羽,字长生,后改云长,河东解良人。”‍

摄影、撰文:赵乐源(SSSSwagger)

盐之形

运城这方水土何以获得如此奇特的能力,成为人杰地灵的宝地?除却黄河如母亲般带来的风调雨顺,可否想到, 再普通不过的盐,却是不可或缺的点睛之笔。

运城盛夏的盐湖

运城盐湖,作为中国 最古老的盐湖之一,赋予这座城池独特生命,“运城”之名,也是由 “盐运之城”而得之。

“蚩尤之血”

运城盐池,亦称盐湖、银湖。

南依中条山,北滨峨嵋岭,

东靠安邑,西距解州,

东西长,南北狭,

周长约60公里,

总面积132平方公里。

运城盐湖的诞生拥有造山运动与地壳变化的科学解释;可当我亲临盐池时, 其实更愿意相信神话传说:盐湖的绚丽盛景有神牛造池之说,也有麒麟送子之说。

最为生动诡诞的,就是“蚩尤之血”的说法,《梦溪笔谈》中写道:相传黄帝与蚩尤大战中原,蚩尤战败后,其身首分解于池,血水咸腥,化为盐卤。

盐水呈赤色,在传说中,为“蚩尤之血”。

盐湖干涸,曾经流淌的 炽热“血水”在土地上刻下纹路,犹如大地经脉。

而如此鬼魅的传说还有后续。相传到了宋朝大中祥符年间(1008年-1016年),解州盐池日渐干涸,附近一带出现青面怪物为害百姓,时人认为种种怪像都是蚩尤复活作祟,便每日祈求关公伏魔降妖,不出几日,盐池之水也复涌如初。而神灵和鬼怪的故事,一直在这片充满魔力的湖泊之上续演。

相传“黄帝战蚩尤”的故事,就在这里展开‍。

“人间胜景古解池”

盐有粗粝与细腻之分,盐池也不止有粗旷荒芜的一面。运城盐池有个更为高调的昵称: “中国死海”,而在我看来,它有生命,宛若大地的瞳孔,一闭一睁里变换着颜色,为到访者暗送迷幻秋波。

水的浓度,温度,盐湖中的微生物,造成池水颜色的瞬息万变,每一刻与它的邂逅都独一无二。

五味之中,咸为首;而运城盐池色彩与形状的精准撞击,宛若味蕾冲撞,让到访者享受了一顿视觉上的饕餮大餐。古来人们无不为此景观啧啧称奇,赞叹大自然的艺术手笔。

增棱雄跨海光楼,霁色横空宿雨收。

条岳翠屏拔地出,鹾池琼液接天流。

琴弹虞迹薰风起,畚集姚渠爽气浮。

此境已超人世外,不须截海觅瀛洲。

——(明)朱知鳌《盐池》

“平浦横拖一匹练”。

亦或粼粼潋滟,水光一镜,似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少女;亦或艳压群芳,炙热沸腾,似千里走单骑的赤脸关云长。阴阳相交,万物生生不息。

一湖,千年,千面

“盐开河东运”

运城依傍盐湖,自古是全国的产盐重地。相传舜帝当政时,人们已开始在盐湖采盐,经过日光曝晒,反复提炼,运城的盐色白质纯。在《本草纲目》中有“盐品甚多,色类不同,以河东者为胜。彼人谓之种盐,最为精好。” “柔肌肤、百病无不用之。”的记载。

是结晶的盐堆,也是时间踏下的脚印。

在海盐远未普及的古代,解州之盐早已闻名中原,西出秦陇,南过樊邓,北极燕代,东逾周宋,被誉为 “国之大宝”,盐池为运城带来丰稔岁收,被视作神灵所赋予。 ‍‍

驻足观景的到访者

盐池带来的富饶离不开兢兢业业的采盐人,柳宗元在《晋问》中曾经形容垦畦引水晒盐的情景:“沟塍畔畹,交错轮群,若稼若圃,渔兮鳞鳞,逦弥纷属,不知其根。”,可想而知当年采盐盛况。

随着时间流逝,技术飞升,在现代世界,盐池更成为众多化工原料的产地,为这座城池注入源源不断生命力,与盐池朝夕相处间,渐渐“天人合一”,运城离不开错落有致的盐池,盐池也早已离不开运城这座小城。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归南,湖上水鸟,宛如繁星闪耀。

在泳池享受夏季的运城人,早已与盐湖息息相关。

山西运城,

“可盐可甜”,

盐池注定齁咸,

但生活是甜的。


我要收藏
我要收藏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