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撕绿茶,凑钱买爱马仕,在上海做个完美全职阔太有多拼

原标题:优雅撕绿茶,凑钱买爱马仕,在上海做个完美全职阔太有多拼

在上海,做个完美的全职阔太

是种什么体验?

This is the Eileen Show.

提问:在上海,做个完美的全职阔太是种什么体验?

回答:

我叫顾佳,30岁,家在上海,有个上幼儿园的儿子,老公经营一家烟花公司。

旁人眼里,也许我是个完美的全职太太,过着清闲富足的生活,但只有我知道,这完美背后有多难!

我家刚搬进“君悦府”,房子对面就是东方明珠,能俯瞰整个黄浦江,每平米15万,算是上海滩的顶级豪宅之一。

这是我们竭尽所能换的房子,改善了居住条件后,家里的日常开销就有点捉襟见肘,并不像以前那么宽裕。

然而,即使是同住在一栋楼里,也是有鄙视链的。

如果不是为了让宝贝儿子能上那个录取条件苛刻的幼儿园,要去求楼上的邻居、校董夫人王太太,我都不知道原来顶层是上下三层的复式。

坐在这栋价值过亿、堆满了古董的豪宅里,初次见面的王太太,言语间毫不掩饰对我这种低层住户的轻慢。

我只是淡淡微笑,因为这很正常,像我家这样自己创业开个小公司的年收入,放到真正的有钱人眼里,真的就只是“低层”。

王太太很喜欢追求品味,花几个亿买了名画回家做装点。只是她以为《睡莲》是梵高画的,而我并没好意思告诉她,那其实是莫奈的画。

毕竟是要拜托人家帮忙,给我宝宝写一封入园推荐信,当然要尽量讨她欢心。

为此,我能给她做好吃的甜品,帮她调试天文望远镜,也能在停电时陪她光脚走下20层楼梯。

甚至想尽办法在国外论坛上,找到购买小行星命名权的方法,只因为王太太要买3颗,用自己儿子的中文名、英文名、小名分别命名,送给他做成年礼。

我并不觉得卑微或委屈,因为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儿子许子言,这就是当妈的修行。从坐月子的第一天起,以前的顾佳就已经死了,活着的是许子言的妈妈。

功夫不负有心人,得到了王太太的推荐,宝宝终于上了那家幼儿园。

送孩子上学的第一天,我按照家长委员会的传统,亲力亲为做了几十个cup cake,送给儿子班上的每个小朋友,希望宝宝能和大家都和睦相处,有个愉快的校园生活。

却没想到,意外的冲突,来得这么快。

也许是因为美食会上我做的人形蛋糕,抢了别人的风头;也许是因为我第一个站出来,为班上一个患有癫痫的孩子仗义执言,而驳了家委会会长的面子;亦或者是无意中触及了,某些人背后的利益链;

这些龌龊的大人,竟然找到机会,在小朋友的生日会上,把我儿子锁在房间里,吓得他不知哭了多久。

那天,我本来就因为生意上的事,憋了一肚子的酒气和怒气。我忍着要气炸的血管,把宝宝抱到一旁,轻声安抚。

然后,我甩脱高跟鞋,还不忘摘掉价格不菲的积家手表,Furla的包包早扔了,猛地把两个罪魁祸首拽进屋里,关上门暴打。

没错,我一个打两个,还让她们都挂彩了,而我只是乱了发丝,毕竟我每周都坚持上的泰拳课,不是随便练着玩的。

我从来只会教育孩子与小朋友友爱互助,绝不会鼓励他使用暴力。

但是此时此刻,对于一个被激怒的母亲来说,打人真的很爽!

对方还敢威胁我要报警,我很淡定地告诉她,她才该滚出幼儿园,做过那么多吃回扣、谋私的脏事,该心虚的是她。

30岁了,我第一次动手打人,因为比起体面,有了更宝贵的事和想保护的人。

我自己的妈妈在我14岁那年就去世了,孤单长大的路上,有多少次和父亲相对无言,好多心事和秘密,不能说也不好说。

所以当我有了孩子,不管我是委屈求全还是武力求和,我都希望这个世界能对他更宽容一些,不希望他受到一丁点伤害。

我雷打不动地健身,因为我害怕病更害怕死,还想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好赶上宝宝这台碎钞机的速度。

当然,我也很努力地经营着自己的婚姻,恰到好处地赞许和鼓励老公,并在背后帮助他的事业,好让我们的三口之家更加幸福美满。

我不出去工作,只是因为家庭的需要,并不是我不具备工作的能力。

我是上外毕业的,英文口语还算流利,之前在外企工作过两年。后来,我和老公一起创业,创办了现在这间烟花公司。

等公司步入正轨之后,我才回家做起了全职太太。

不过,我还是会经常回公司看看,帮老公激励一下员工,或者有些难缠的老客户,我会帮忙打电话沟通。

老公年轻有为,本是别人称羡的事,但是,总有些投机取巧的小姑娘,存着不该存的小心思,背地里做些手脚,就不得不防了。

这不,老公喂给我吃的一瓣橘子,说是同事塞给他的,就让我觉得有些蹊跷。不是我疑神疑鬼,而是女人在这种事上,都会敏感得像名侦探柯南。

我瞥了眼橘子上的进口商标,然后找遍周围的超市,找到了一样的橘子,25块钱一个,我买了很多,让老公吃个够,不用惦记外面的橘子,还拿了很多到公司,分发给员工们。

我借橘子点拨了那个不把心思用在正道上的小姑娘,我以为她是个聪明人,该知道什么叫知难而退。

没想到,她非但不收手,还变本加厉使出不少小伎俩,假借送文件去饭局上替我老公挡酒,甚至还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挑拨是非,让我老公跟老客户翻脸动手。

这可就触及了我的底线,不能再姑息。

我难道会大发雷霆,亲手撕头花吗?

当然不,我只是直接替她写好了辞职信,干脆利索,决不拖泥带水。

我告诉她,本来像她这种小姑娘没什么专业能力,也翻不出浪花,但别忘了总想着走捷径早晚都要付出代价。现在造成公司的损失,冲着她那个橘子的面子,让她在辞职信上签字,体体面面地走人。

话都是好话,点得醒她也好早点回头。

有人说,这是“兵不血刃撕绿茶”的教科书级示范,而我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婚姻而已。

其实夫妻之间,八成都是平淡日常,只有两成是大起大落。这两成经营得好,能抵掉那八成的不如意,但若走的不好,感情可能也就到了尽头。

老公那边,我没有点破这件事,当然更不会跟他吵闹,反而给他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毕竟,此时公司失去了那个长期的大客户,正是生意艰难、资金断链的时候,我还得想尽办法来帮助他。

之前老公受挑拨闹翻的那个大客户,我曾经尝试去道歉,修复合作关系。酒桌上,我连干两大杯白酒,让掉20%的利润,对方仍不能满意。

我这才知道,这个油腻的老男人,原来竟是存了无耻的歪心思。

生意场上,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屈从于所谓的潜规则。我忍着恶心告诉他,就算把我家烟火公司点了,也绝不会再跟他合作。

想来想去,还是跟着楼上王太太,进入她的贵妇社交圈,或许能给公司找到新的生意机会。

第一次聚会,我穿着OVV的王室蓝连衣裙,戴着宝格丽的Diva耳环,Tiffany的Smile项链,拎着Chanel的Lucky Charm 2.55包包,以为足够优雅得体。

谁知跟着王太太刚到了阔太们上裁缝课消遣的地方,就很快陷入了尴尬。

贵妇里面自诩有祖产的Old Money阔太,看不起王太太这样的爆发户,所以我也一起被揶揄。

就连我落座时,习惯性地把包放在椅子后面。

都会被阔太们状似漫不经心地嘲讽,关心我坐得挤不挤。

入乡随俗,我只得把Chanel包放到地上,结果看到了满地的爱马仕包包,甚至还有一只喜马拉雅鳄鱼皮的Birkin。

这只包中之王,不算配货价格,普通版的标价要45万,而钻扣的要到200多万,就这么随意的放在地上,仿佛不如此不足以衬托这些阔太们的富贵。

我的Chanel Luck Charm,其实现在也炒到6、7万,并不比于太太、马太太手里价值8万多的爱马仕Kelly包便宜多少。

可是,当大家一字排开、挎着包合影的时候,我还是把小香藏到了身后。

回家的路上,八卦周刊里才会有的戏剧性一幕出现了:阔太们发的朋友圈合影里,我被裁掉了!

这个圈子的鄙视链,真的就是这么现实!

可是,她们如此钟爱爱马仕,却又鄙视爆发户,难道不知道最爱爱马仕、爱到专开一条生产线的,不正是香港豪门圈的暴发户大刘吗?

不管怎么样,我需要一只爱马仕包,不是我贪慕虚荣,而是作为那个圈子的入场券。

既然已经知道圈子里的年轻续弦于太太家,是经营游乐园的,我就没有理由半途而废,放弃这个能拉到烟花大单的机会。

所以,我找做奢侈品店员的朋友帮忙,凑了20万,只配货了两个小配件,就很快拿到这只限量的蓝鸵鸟皮Kelly包。正常的话这根本不可能,所以我特别感谢她。

第二次参加聚会的时候,我拎着这只“入场券”,终于获得了合影的资格。

然而,我还是游离于这个圈子之外,就连带我加入的王太太,也不过是把我当个工具人,利用我做甜品的手艺讨好这些阔太。

于是,我告诉王太太,那些老钱家族的阔太之所以不可一世,只不过是自认为多见了一些世面。而王太太恰是在一些贵族常识方面屡屡犯错。比如没用矮脚桌招待贵妇们吃下午茶,茶具也没有用对。

我开诚布公地告诉王太太,我对她有更大的价值。

我的家庭收入虽然不足以让我在这样的贵妇社交圈立足,但我的学识却可以帮王太太扬眉吐气,成为贵妇中的C位。

我知道王太太会成为我的盟友,其他阔太也各有各的烦恼,多点同理心,给她们提供正需要的帮助,我就也能够得到她们的助力。

征战贵妇圈的游戏,会越来越有趣……

全职太太或许其实是世界上最难的工作。

既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在家打理好一切琐事,教育好孩子,照顾一家老小;在外要能襄助老公的事业,斡旋在生意场所必须的交际圈里。

为了胜任这一切,我从没停止过自己的修炼,空中瑜伽、泰拳、法语、烘培、插花、茶艺……没有一个技能点,会被浪费。

我也从没忘记做好皮肤管理、身材管理,永远衣着得体、举止优雅、形象完美地面对一切。

也许有人觉得做我这样的全职太太很累,我却觉得为了自己想得到的,目标明确,一直全力以赴的努力,这样的人生态度很爽。

三十而已,精彩才刚刚开始,没必要每个人都活成一样,做你喜欢的样子就可以。你说呢?


 

我要收藏
我要收藏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