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蒸发千亿!“德国瑞幸”刷新欧洲百年金融史,中行、孙正义都被坑!

原标题:一周蒸发千亿!“德国瑞幸”刷新欧洲百年金融史,中行、孙正义都被坑!

“造假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刘晓月

造假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瑞幸简直是打响了独角兽现原形的第一枪,德国版的“瑞幸咖啡”又出现了,而且造假手法之诡异、影响之恶劣比瑞幸更甚——中行、孙正义均被坑,监管当局被打脸,还被称为“这是近百年内欧洲金融市场最耻辱的一幕。”

巧合的是,曝出这一惊天丑闻的是查出瑞幸的安永——19亿的账面现金,说没就没了!

6月18日,原本为Wirecardirecard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日期,但其却极为反常地第四次宣布推迟。

同时,负责审计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称,Wirecardirecard无法提供财务报表信托帐户中19亿欧元银行存款余额的证据。

随后,Wirecardirecard在22日做出解释,上述无法核实的19亿欧元现金可能“根本不存在”!

关于钱到底去哪儿了,目前各方都还在扯皮之中。但随着调查的展开,这家公司令人瞠目的花式“造假手法”正被逐渐揭开:

比如,从Wirecard在德国拥有的银行拨出一笔款项,然后出现在香港一家暂停活动的子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再转出到一家外部“客户”的账上,最后再回到Wirecard在印度的公司,这样当地的审计人员便会以为这是一笔合法的营业收入。

安永指责Wirecard是戏精,精心演出了一场“复杂且精心策划的欺诈。”

“有明确的迹象表明,这是一种精心策划和复杂的欺诈行为,涉及世界各地不同机构的多个当事方,目的是蓄意欺骗。”

“即使是最健全和最扩展的审计程序也不可能发现串通欺诈。”

这件事情在全球都掀起了轩然大波。要知道,Wirecard可是号称“德国版支付宝”,Wirecardirecard以线上赌场和色情网站支付业务起家,在2006年收购一家银行后,发展成提供全方位支付业务的服务商。

2018年9月,Wirecardirecard的市场估值一度达到246亿欧元,超过德意志银行,并取代德国商业银行成为DAX 30指数成分股之一,权重仅次于大众、西门子、德银。

这事一出,德国监管当局也被“啪啪打脸”。

其实这家公司早就已经遭受过多种质疑了。2019年英国《金融时报》对其进行过系统的跟踪报道,质疑Wirecard用伪造和修改过日期的合约来夸大收入、虚报交易等,而《金融时报》接二连三的系列报道,让Wirecard的股价从1月底至2月中旬跌幅超过30%,沽空者的头寸比率飙涨至4%,股票雪崩只是一线之间。

然而,德国监管部门却紧急出手暴打空头。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2月发声,在4月18日前,全球投资者将被立即禁止对Wirecardirecard建立新的空头头寸或增加现有空头头寸,这是德国首次禁止卖空单一股票。

为啥崇尚自由市场主义的西方国家居然还能干出这事?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的高管对此的解释是,“这对当前的欧洲,非常重要。”这么做不是在干预市场,而是在保护欧洲稀缺的科技金融公司健康顺利发展。是啊,毕竟欧洲的独角兽实在是太少了。

骗局被戳穿、监管当局被打脸,有欧洲媒体如此定性——“这是近百年内欧洲金融市场最耻辱的一幕。”

丑闻一出,曾经备受呵护的“独角兽”,瞬间变成人人唾弃的“毒角兽”。

股价一泻千里,不到一周时间千亿市值灰飞烟灭。自财务造假曝光之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公司的股价已经从当日101.54欧元的高点累计暴跌超96%,市值较6月17日蒸发了125亿欧元(约992亿元人民币)。

曾经风光无限、舌灿莲花的CEO也锒铛入狱。据CNN报道,6月23日,执掌公司近20年的前首席执行官Markus Braun因涉嫌会计欺诈被捕。检察院认为前首席执行官Markus Braun涉嫌对公司的财务账目作假,伪造销售收入,造成公司的财力雄厚的印象,以吸引更多投资者和客户。不过,在拘捕令下达的当晚,CEO主动自首了,并且缴纳500万欧元保释金,得以取保候审。

公司也申请破产,走在崩溃边缘。跌去了近97%的Wirecard已经向德国慕尼黑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Wirecardirecard在公告中称,当前情况下,公司无力偿还即将于6月底到期的13亿欧元债务,唯有申请破产。董事会承认,在短时间内无法做出持续经营的预期,生存能力也无法得到保证。

这是历史上头一次,德国DAX指数的现有成分股公司宣布破产。Wirecard总在不断地刷新记录。

Wirecard的倒下,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不仅自己遭受重大损失,“队友们”也深深被坑。

股民们被狂割韭菜。根据德国法律,一家公司破产后,财政部可以优先从破产公司的财产中收取应纳税款,其次是社会保障费用,接着要偿还银行贷款和支付未付款的发票,赔偿链的末端才是股权持有人。而据德媒透露,目前Wirecardirecard待还的债务约35亿欧元,而账面上的所有现金与现金等价物总计只有约14亿欧元,还存在超过20亿欧元的空缺。

这也就意味着,股票持有人如果没有在25日之前抛掉股票,他们说不定一毛也拿不回来。

大股东们被坑的更惨,钱越多、损失越多。

中行还没从“原油宝”的大坑之中缓过劲来,又一头栽进了Wirecard中。2019年中国银行和其他至少15家商业银行组成的银行团向其提供了20亿美元的融资。到目前为止,Wirecardirecard公司已从中国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拿走近8000万欧元和5500万欧元贷款。根据汇率计算,这笔资金已将近10亿元人民币。除此以外,这家公司在中国银行还有近2亿欧元的贷款授信。

据报道,目前中国银行正在紧急开会,讨论如何处理跟这家公司的业务往来,如何弥补自己的损失。现在一切还没有定论,目前唯一得知的情况就是,中国银行已经聘请国际律师团队,研究通过一切手段维护权益的可能。

软银孙正义更是赔了70多亿。2019年4月,在Wirecardirecard的财务造假问题广受质疑的情况下,孙正义依然坚决下注,通过收购价值9亿欧元(约71.4亿元人民币)的可转换债券,获得该公司的5.6%股份,此后还与Wirecardirecard达成战略性的合作协议。

这两年,被视为“投资教父”的孙正义,却接连出现败笔。孙正义曾坦承,在过去一年中,88家公司中有26家估值上升,47家估值下降,其中约15家公司将走向破产。

今年5月,软银发布的截至今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财报:2019年的经营亏损达1.365万亿日元。这是软银15年来的首次亏损,也是公司成立以来的最严重亏损,罪魁祸首就是旗下孙正义领导的愿景基金。

接二连三的打击,可能要让孙正义考虑提前退位了。6月25日,软银集团(9884.OT)创始人孙正义在年度股东大会上宣布,自己将从即日起退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值得一提的是,阿里的投资获利,占据孙正义整个投资生涯盈利的80%。此番推出阿里董事会,也被部分媒体解读为孙正义考虑退休的信号。

无论如何,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在全球资本退潮,疫情造成巨大冲击的催化作用下,会有越来越多的独角兽迎来裸泳时刻。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骗局,总是要被戳穿的!那么下一个瑞幸会是谁?让我们,拭目以待。

我要收藏
我要收藏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