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白重恩:无需对居民消费进行过多刺激,否则会带来通货膨胀

原标题:清华大学白重恩:无需对居民消费进行过多刺激,否则会带来通货膨胀


3月22日,由财经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合作推出的在线课程第一讲播出。本期主讲嘉宾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院长白重恩。

如何应对新冠疫情所造成的经济冲击?白重恩对此建立了“疫情经济的基准模型”。在这个基准模型中,假定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是短期的,并且本来的经济结构是合理的,那么疫情对于经济会有一个短期的供给的冲击,所以恢复原样就是最好的结果,事后不需要做太大的刺激性的干预。

但白重恩同时也提出,现实中和基准模型不同的是,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是可持续的。一类是供给侧的影响,一类是需求侧的影响。

白重恩认为,供给的冲击可能是疫情带来的最大的负面影响,企业的供给能力减弱会影响经济的健康发展,这时候保企业就变得非常重要。一是要尽快的复工、复产,让企业的休眠期短一点。另外一个还要考虑在企业休眠期间少“抽血”。

从需求侧看,白重恩认为,居民消费和企业投资不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也不需要做额外的刺激。要做的事就是降低疫情给企业带来的“失血”所带来的影响,从财政、税收、金融等方面给企业疏困,财政政策上要允许政府有更大的赤字。

以下为白重恩院长讲座的内容精编

首先看一下一二月份的数据,这些数据显示,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确实非常大。从生产方面看,工业企业的增加值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3.5%,制造业的增加值下降了15.7%,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下降了13%。

再来看一下支出方面,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5%,全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去年下降24.5%,这也是一个很大的下降幅度。

贸易方面,进出口贸易的总额比去年同期下降9.6%,出口下降15.9%,进口下降了2.4%,进出口相抵,前两个月的贸易逆差是426亿,这是影响GDP很重要的数字,对于经济增长都是一些不利的因素。

如何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可以先考虑一个简单的模型,当然这个模型一定跟实际情况不一样。我们之后再分析一下基准模型和现实情况的差异,根据这些差异调整策略和措施。这就是大概的思路,下面我先跟大家一起来看一下基准模型。

在看基准模型之前,先来回顾一下格林兄弟的童话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有一个巫婆,她因为睡美人出生的宴会上没有请她,怀恨在心就下了一个咒语,使得陷入沉睡。宫廷中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周围的环境有冻结不变了。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王子,他爱上了公主,给她一个亲吻,这个咒语就解破了,突然之间所有人都醒来了,周围的环境也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世界恢复了原样。

这个故事跟我们分析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我把它引入“疫情经济的基准模型”,在这个模型中我做了一些特别强的假设,这些假设跟现实生活有很大的差异,但正因为有了这些比较清晰、简单的假设,我们就可以把他分析的更清楚。

在这个模型中,我们假定疫情让整个经济停滞,就像睡美人被纺锤伤害了以后,所有人陷入了沉睡一样。疫情期间,我们假设什么事情都不发生,然后有一天疫情消失了,经济恢复了原样,我们还进一步假设本来的经济结构已经很合理,所以恢复原样就是最好的结果。

因此,在这个基准模型中,疫情过后,我们的最佳应对就是不要做额外的事情。体现在经济中,不应该对经济进行额外的刺激。因为额外的刺激可能带来很多问题。在投资方面,如果刺激企业做更多的投资,这个投资还能给他带来那么高的回报吗?可能就不一定了,甚至造成未来的产能过剩。

如果是刺激政府做投资,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力度,可能就会增加政府的支出,一方面给政府带来未来的债务的负担。另外政府做这些投资,也要占用资源、劳动力、原材料等资源,那么这些资源就不能用来服务于居民和企业。那刺激就不是有效率的一件事,也不是提高社会福利的一件事。所以政府不应该进行额外的支出来刺激经济。

刺激经济也可以通过消费体现,如果通过各种手段刺激消费,也可能会带来一些不良的后果,消费的需求可能会超过社会消费的供给,带来通货膨胀。也有可能会刺激消费者把未来的消费提前实现,那么未来企业的需求会减少,造成企业销售的波动,对企业的运行是不利的。

所以在基准模型中,当人们从疫情中醒来,应该做的事就是按原来的规划,按原来的节奏继续去做,不要采取额外的措施来加大他的节奏。在这个情况下,有一个短期的供给的冲击,事后不需要做太大的刺激性的干预。我想这是基准模型带来的最大的启示。

人们通常认为,当我们面临一个负面的冲击以后,自然的反应就是进行经济刺激,那个时候我们考虑的冲击往往是一个需求方面的冲击。今天我们面临的不是需求方面的冲击,更多的是供给方面短期的冲击,我们应该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

那么实际上,疫情期间发生的事对疫情之后的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

首先,疫情带来经济活动一定程度上的停滞,所以当务之急是要高质量的复工、复产。在这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也存在复工、复产不平衡的问题。在复工、复产中大企业走的比较快,而小企业的复工、复产相对比较滞后。

这样的不平衡其实是有损失的,一般来说大企业跟上游的产品相关性比较强。小企业跟下游的消费品相关性比较强一点,如果上游已经恢复了生产,下游的生产没有恢复,对于这些原材料,元器件的需求就赶不上生产的恢复,就会造成上游产品滞销。

不同类企业复工、复产率的差异,会造成上下游产品的供需的不平衡,会带来库存,带来一些低效率的浪费,所以这是关于复工、复产的问题。

另一个和基准模型不同的地方,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可能是可持续的。这些持续性的影响,一类是供给侧的影响,一类是需求侧的影响。如果是供给侧的影响占主导的话,我们前面的分析还是基本上是对的,假定短期供给的冲击,事后这个供给消失了,所以不需要做刺激。但现在效果没有消失,是不是还要做刺激呢?什么样的措施对于解决供给侧的冲击是更有效的?

供给的冲击带来的最大的负面影响,就是现金流对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如果企业现金流负面冲击过大,企业可能破产,这就是对全社会的供给能力带来一个负面的影响。

还有一个供给侧的冲击就是供应链的冲击,如果上游的一些企业因为现金流的负面冲击破产了,没有办法扩大生产的能力,没有办法提供更大的需求,因而也不能生产出产品提供给市场。这是对企业供给侧的一些负面的影响。

但在一些很特殊的情况下,现金流的负面冲击可能对整个行业带来正面的影响,这应该是比较少见的情况,但也要考虑到它。在一个行业本来有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一定程度的供给的减少不是坏事,有时候经济危机会带来一些对行业的调整的正面的影响。另外,当企业受到的冲击程度不一样,亏损比较多的企业面临着破产的风险,这时候就为行业的重组降低了障碍,为行业的重组提供机会。

但是我觉得更值得担心的是现金流对企业带来了负面的影响,使得企业的供给能力减弱,整个行业的供给能力减弱,影响了经济的健康发展。这个时候保企业,让行业的供给能力不减弱,就变得非常的重要。

怎么保企业呢?一个就是尽快的复工、复产,让他的休眠期短一点。另外,我们还要考虑在企业休眠期间少“抽血”。从哪些渠道减少“抽血”呢?

一是企业的人工成本,企业的人工成本中很大的比例是社保的缴费,阶段性的减少甚至终止社保缴费是降低企业的人工成本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让企业现金流更快修复,企业能够保持持续的运营和企业扩大生产。

二是资本成本,正常的市场运行之下,当企业运营情况不好的时候,金融机构抽贷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现在企业面临的问题不是他的经营出了问题而造成的,而是外部冲击造成的。所以要让金融机构不从企业抽贷,为这些企业的贷款提供一些担保这样的措施,货币政策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是租金,租金是另外一个嗜血的渠道,在疫情期间不能营业,没有收入,但是还要付租金,这时候他的现金流就受到负面影响。这个租金的压力也可能压跨企业,怎么样想办法为企业提供租金的支持和租金的减免也是可以帮助保企业的。

另外,在企业疏困的时候,可以做的一个考虑是在同行业之内对企业一视同仁,但是不同行业之间是可以有差异的。因为行业的平均情况,跟企业的管理没有什么关系,疫情可能对餐饮业、酒店影响特别大,这不是餐饮业和酒店本身的责任,这是供给侧的一些考虑。

在供给侧方面,一是考虑到的企业的现金流变化对企业的影响,另外一个就是企业的供应链的冲击。现在国外的疫情还很严重,如果是海外的供应短期内不能恢复,可能就要考虑在国内建立新的供应渠道,这一点可能也为国内的某些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机会。因为海外的供给受到了负面影响,而不得不买国内的产品,对国内提供这些产品的企业是一个机会。

再来看需求侧,如果是供给恢复了正常,需求会不会不够呢?对经济的需求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看,一个是居民的消费,一个是企业的投资。

居民消费,影响居民消费最主要的因素是居民的收入,而居民的收入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GDP的增长,在基准模型中,当疫情结束了以后,“睡美人”醒来,其他人也醒来了,一切恢复正常,GDP也是正常的增长,居民消费也会正常的增长,就不应该拉GDP的后腿。这方面我们不一定需要对居民的消费采取多大的刺激措施,随着经济的恢复,这些居民的影响可能不会那么大。

企业的投资是需求的一个重要方面,企业的投资取决于对未来的经济前景的预期,如果企业觉得未来的经济前景很好,企业还会继续投资。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的投资不应该受到特别大的影响,所以也不需要做额外的刺激,要做的事就是降低疫情给企业带来的“失血”所带来的影响,从财政、税收、金融等方面给企业疏困。

政府投资如果保持原计划的力度,在前两个月,甚至这一个季度积累了一些原材料的库存,也可以消化这些库存,所以也不需要采取更多的刺激,让政府的投资比原计划的增长速度更快。

政府支出这方面要注意,因为疫情期间税收一定要减少,减税费的一些措施会增加政府的支出,收入减少支出增加,必须要允许政府有更大的赤字,这是财政政策上需要做的调整。

外部需求是一个最大的变数,有两个方面,一是疫情对其他国家产生了经济上宏观冲击,使得其他国家需求减少,出口就变得更困难。第二是因为疫情使得很多企业觉得供应链过度的集中风险比较大,可能会对供应链进行重新布局,其他国家的企业可能为了分散风险,会减少从我们这的购买,这个影响有多大,现在比较难以判断。

另外,疫情也带来了一些机会,比如疫情期间线上化的节奏加快了,线上办公、线上教育、线上医疗,数字政府、网上零售等等,这些活动都是因为疫情而加速了,这种加速让人们对线上的活动有了更大力度的体验,如果人们的工作习惯、生活习惯、消费习惯因此改变,线上化的活动疫情之后可能还会持续。

为了让这些线上化的活动能得到有效的支持,与之配套的基础设施投资就非常的重要。所以提出了新基建,新基建很多是可以针对线上化的趋势,来满足线上化对信息基础设施的需求。但是新基建的建设还是要把握好节奏,建设应该确定在有效需求的基础之上,避免过快的建设造成低效率的使用,或者未来的产能过剩。

疫情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刚才提的各种各样的政策建议中,很多都是政府或者是金融机构来采取一些措施,降低疫情对企业所带来的负面的影响,政府所做的支出要更多,所负担的成本要更大。

从分担成本的角度来说,如果有企业分担这个成本,企业的未来发展可能就受到了局限,而政府分担这个成本的能力会更强一点,尤其是政府发行债券的能力要更强,所以从最佳的成本分担的角度来看,可能也是要由政府来为疫情带来的损失来更多的买单,而尽量保持企业和消费者不受到过多的负面影响。

外部的冲击是一个特别大的变数,是否会带来金融危机?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可以看到的是现在美国的联邦储备银行采取了非常强有力的措施,希望疫情带来的损失不要传导到金融机构,如果疫情带来的损失传导到金融机构,影响了金融机构为社会注入流动性,那就可能带来金融危机。在这方面我们从2008年的危机学了很多,之后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希望这次不会发展成全球的金融危机。

 

我要收藏
我要收藏
爆炒小可爱
共发表了3篇文章 获得0个粉丝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