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丧偶的女富豪们:十指钙化拼出70亿身家,丈夫遭撕票被索要6000万

丧偶的女富豪们:十指钙化拼出70亿身家,丈夫遭撕票被索要6000万

文|AI财经社 刘雪儿

编辑|祝同

农妇、普通职员、贤内助,三个迥异的角色,均在丈夫去世后指向一个身份:女企业家。

苦难是人性背面的分水岭,趟过去了弱者也能称王,妥协屈服则被动一生。而最大的苦难,莫过于爱人离世。老干妈麻辣酱董事长陶华碧、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华懋集团前主席龚如心三个人,自丈夫去世后开启了传奇的一生。

陶华碧:十指钙化肩周炎严重

屋外乌漆黑,两个孩子还在睡梦里,一个农妇背着背篼走出家门,她要赶最早一班车去油榨街买米豆腐的原材料,这种贵阳的廉价凉粉销量不错。

坐车靠运气,这天人多,背篼占地方,师傅又不让她上车。于是她只好步行五公里,再背着七八十斤的原料走回龙洞堡。如今这段行程的大部分路段,仍位于贵阳森林公园内,两旁裹着严严实实的树林。

这位农妇是老干妈辣椒酱董事长陶华碧。20岁那年,她嫁给一个地质普查员,但没过几年丈夫病逝,留下她和两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为养家糊口,陶华碧开始晚上做米豆腐,白天背到龙洞堡的学校卖。

1989年,陶华碧攒了点钱,加上平时捡的半截砖、油毛毡、石棉瓦,借着公干院的围墙盖了间简陋的餐厅——卖凉粉和冷面的“实惠饭店”。

为了增添口感,陶华碧自制豆豉麻辣酱拌凉粉,哪知道凉粉没火,麻辣酱火了。很多客人吃完凉粉还买点辣酱,还有人专门买辣酱,周边的凉粉店也是辣酱的主顾。陶华碧偶尔送些辣酱给货车司机客户,很受欢迎,辣酱在贵阳名声越来越大,不少人专门开车来买。

1996年8月,在众人劝说下,陶华碧关了餐厅,办起了辣椒酱加工厂。当时的员工对理财周报表示,捣麻椒、切辣椒是个苦差事,溅起的飞沫会辣得眼睛直流泪,陶华碧自己动手,一手握一把菜刀,两把刀上下翻飞,念叨着:“我把辣椒当苹果切就不辣眼睛了。”

初期产量虽低但附近的凉粉店消化不了,陶华碧就挎着篮子,到各家单位食堂和路边商店推销,被拒绝后,陶华碧提议先摆在柜台,卖出去再收钱,否则立马退货,试销后很快脱销。

1997年8月,贵州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员工扩展到200多人,生产销售也逐渐走向规模化。在公司管理上,陶华碧虽然目不识丁只会写自己名字,但有自己的一套管理思路,她只接受无账期的现款现结,给员工诸多福利,还派出骨干到发达地区学习先进的企业管理知识,在充裕现金流下也拒绝上市。

2014年陶华碧对外宣称,企业过去3年缴纳税款18亿元。贵州日报曾提及,老干妈2016年销售额突破45亿元,20年间产值增值超过600倍。辣椒酱还畅销北美、欧洲、东南亚、日韩等地。

丧偶的女富豪们:十指钙化拼出70亿身家,丈夫遭撕票被索要6000万

树大招风,全国陆续涌出50多种“老干妈”辣椒酱。由于贵阳南明老干妈早期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以“干妈”为常用称呼,不适合做商标理由驳回,假冒者更加肆无忌惮。

2014年两会期间,陶华碧秘书刘涛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公司近年来每年要花两三千万元在打假上,还注册了114个商标。陶华碧也声称:“凡是带‘干’字的辣椒酱都要打假,一年四季都在打假。”比较知名的官司发生在南明老干妈与湖南“刘湘球老干妈”间,3年打到北京市高院最终南明老干妈获胜,该案还入选2003年中国十大典型维权案例。

有时打假需要半夜三更侦查找证据,顾不上吃饭陶华碧就买两个馒头,就着自家的辣椒酱吃。加上多年接触石灰原料和搅拌辣椒酱,陶华碧的十个手指甲已全部钙化,还患上了严重的肩周炎,曾因身体原因多次缺席两会。

陶华碧曾登上2016年胡润百富榜,以75亿元身家名列第473位,之后没有上榜,原来早在2014年陶华碧就将股份转移给儿子。至今陶华碧71岁,公开资料上没找到再婚的迹象。

董明珠:40天受尽白眼讨债

“这辈子最大的转折点恐怕还是丈夫去世,如果不是这件事,我根本就不会走现在这条路。如果他在,根本就不会同意我来珠海。”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董明珠出生于南京,1975年在南京一家化工研究所做行政管理工作。儿子2岁时丈夫不幸病逝,那年董明珠30岁。随着儿子慢慢长大,董明珠也变得焦虑,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自己的单位却是个清水衙门。36岁时她把孩子交给父母,孤身一人南下闯荡,后来加入格力电器做销售员。

董明珠被排到安徽后,着重追讨经销商的货款,曾经用40天追讨一家拖欠42万元货款的经销商。40天里,董明珠几乎天天堵在办公室,对方爱理不理,最后拗不过董明珠的脾气,才允许给一批被消费者退货的空调抵债。

接着,董明珠打开“先款后货”的策略,说服经销商先打钱再拉货,打开了安徽市场,1992年董明珠在安徽的销售额达到1600万元,相当于整个公司的1/8。

1994年秋冬之交,格力电器发生“集体辞职”事件,当时空调企业到处挖营销人才,格力电器主管营销的副总走出,还导致一批下属跟随,危难之际,董明珠结束3年业务员生涯,就任经营部副部长,不久升任部长。董明珠在董事长朱江洪的支持下,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1996年是格力电器的生死之年。当时全国空调产能供过于求,还爆发大洪灾,夏天气温比往常低很多,空调行业一片哀鸣,价格战随即打响。董明珠却坚持不降价,她认为除了稳定价格外,低价可能使部分经销商利用银行贷款大量囤积空调,来年再低价出售扰乱市场秩序,压榨二三级经销商,格力品牌在广大经销商和消费者眼中就会受损。

果不其然,当时排行老二的华宝,降价后销量猛增但带来巨额亏损,不久被收购,杭州东宝等一批品牌也受到重创。

丧偶的女富豪们:十指钙化拼出70亿身家,丈夫遭撕票被索要6000万

格力电器财报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120亿元,同比增长33.7%,净利润达154亿元,同比增长37.7%。根据《产业在线》数据,2016年格力家用空调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42.7%,这已经是格力家用空调产销量自1995年起连续22年位居中国空调行业第一,自2005年起连续12年领跑全球;同时,格力商用空调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16.2%,连续5年保持第一。

董明珠的个人品牌也打响,曾问鼎福布斯发布的2017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榜。

董明珠曾对媒体谈到儿子,当初南下创业是为了给儿子创造更美好的生活,然而物质条件上去了,陪伴时间却没有了,这让她很内疚。

平时一脸严肃,经常开怼的董明珠,聊起儿子时满面笑容,“我感觉他比我优秀,他会感受别人,会替别人着想。在他眼里他就是个普通人,他现在开一个车,就十万块,开得好得很,开心得很,个子一米九,开的小车就那么一点大。”董明珠展开双臂比划着车长,抿着嘴角笑着。

龚如心:两度遗产争夺一生堪比电影

“在上海出生,身高仅5尺,穿着银光闪闪的短裙,发上结了两条辫,活像蹦蹦跳跳赶往商场的时髦少女”,《资本家》杂志曾这样形容华懋集团前主席龚如心,冠其绰号“小甜甜”。

不同于外表的无忧无虑,小甜甜的一生经历大风大浪,丈夫去世后把企业经营得风生水起,也两度卷入遗产争夺案,堪比电影情节。

移居香港后,龚如心与青梅竹马的王德辉结婚,20世纪60年代初联合创办华懋集团,将王氏家族的华懋公司由西药进口转向房地产发展,到70年代华懋集团已成为香港最大的私营地产商之一。彼时虽然很多决策与丈夫一起定夺,但龚如心还处于幕后,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丈夫的绑架案打破了两人的平静生活。1983年王德辉被绑架,索要1100万美元后释放人质,二人一夜成为公众焦点人物,也间接刺激了其他绑匪。七年后绑架再次袭来,接到6000万美元赎金勒索后,龚如心按指示先汇入3000万美元,随后向警方报案求助,但据警方拘捕的绑匪供认,王德辉已被抛下大海,从此音讯全无。

丧偶的女富豪们:十指钙化拼出70亿身家,丈夫遭撕票被索要6000万

龚如心不得不走到前台挑起大梁,她曾说:“我做得好的时候,人家说都是因为我有先生打下的基业;事情不理想时,他们说我拖垮了我先生的公司。”

结果证明,她把公司发展的越来越大,华懋集团从地产扩展到金融、物业管理、娱乐、饮食等多个领域。最大的动作来自1998年以来的酒店业投资,如心广场、浅水湾、旺角和观塘等地的工业地盘,都被改造成酒店。海外投资则在1995年后明显增大,除了传统地产项目外,还有货柜航运、音乐经纪公司、主题公园、生物科技公司等。

龚如心也身家大涨,在福布斯2005年全球富豪榜中,她以31亿美元身家成为亚洲女富豪,名列香港富豪第五名。

巨额财富也引来了争产官司。1997年7月,公公王廷歆入禀香港高院,要求法庭颁令王德辉死亡,并确认王德辉1968年所立指定王廷歆为唯一遗产受益人的遗嘱。2002年高等法院裁定,龚如心持有的王德辉遗嘱是伪造的,她一度被警方拘捕,但龚如心一直上诉,2005年终审法院判她上诉得胜,可以保存数百亿的财产。其助理王礼泉则向媒体表示,期间龚如心的人身安全受到黑势力的威胁,“就像电影里的桥段,每天都会发生”。

这场官司令龚如心身心俱疲,胜诉2年后,她在香港病逝,享年70岁。2009年赌王何鸿燊对媒体透露,龚如心患卵巢癌三年,却因节俭成性拒绝就医,“我知道她看医生嫌贵,病了三年都不看”,发现时癌细胞已扩散到肺、肾、肝,只剩四个月寿命。

丧偶的女富豪们:十指钙化拼出70亿身家,丈夫遭撕票被索要6000万

未料,巨额遗产再次卷入官司。2007年4月7日,龚如心去世第四天,风水师陈振聪通过律师公开与龚如心的合照,自曝与龚如心关系非比寻常,还公布了一份2006年有龚如心签名的遗嘱,挑起与华懋慈善基金的争产官司。

2010年2月,香港高等法院裁定,陈振聪所持2006年的遗嘱属伪造,判陈振聪败诉,他当日决定上诉;2011年2月,高等法院裁定陈振聪败诉,并驳回陈振聪的再次上诉申请。

但胜诉方华懋慈善基金也并不得意,和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存在意见分歧:基金是遗产的受益人还是受托人。2015年5月,香港终审法院驳回华懋慈善基金上诉,维持基金是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巨额遗产的受托人地位。作为受托人,如果基金清盘或遭人追讨欠债,无法动用龚如心的830亿港元遗产。这场遗产争夺大戏终于落幕,龚如心已入土8年。

人们常对龚如心的少女式辫子存有争议,遇到盛大的日子,她还会在脑后加编一条小辫子,头顶上再别一枚红色的发卡。“哎,你知道自己多少岁吗?”妈妈常这样唠叨她。

我要收藏

网友评论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