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故事:家里来了三个人花三千块买了三只大公鸡,半夜拿着去了墓地

故事:家里来了三个人花三千块买了三只大公鸡,半夜拿着去了墓地

我自幼身体较差,隔三差五便会被我爸用大衣包裹着地严严实实,送去邻村的诊所,那诊所的主人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便劝我爸在家里多养些鸡,给我调理身体,说什么鸡肉温和,益气养血,补肾益精。所以在村子里,我家是有名的养鸡专业户,鸡很多,养了三年五年的都有。

这三个人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家里,买了三只鸡,而且都是公鸡,在我家的鸡群里都算鸡长辈,尤其是大红,在我家养了五年,隐隐算是鸡窝里的头儿。

其实买鸡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关键是这三个人要得很急,给的价钱高的超乎想象,一只鸡一千块钱!这就显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个人显然被我说的一愣,然后点点头,道:“你说的对,鸡是有灵性的。这大半夜的,你一个学生在外面太危险,快回去吧。”

“老大,时间快到了。”提着布袋的那个人看了一眼手上的夜光表。

中间这个人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赶紧回去,不过我硬着头皮并没有听他的话,他把我的大红抓走了,凭什么还要让我听他的?心中在捉摸着那个人口中的时间指什么。

这三个人并没有再管我,接着向前走去,走了五米远,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人忽然停下来,又折回来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拿给我,轻声地说:

“小兄弟,这信封你日后打开吧,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把信封接了过来,这信是用牛皮纸包着的,比我的手掌还要厚,可即便是如此,我也能感觉到里面装的东西有些古怪,入手有些沉,又带着阴冷。然而更奇怪的是,我觉得这个人看着我的目光有些内疚,是一种我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三千块钱买了我三只鸡,应该内疚的不应该是我吗?怎么好像反过来了。

这个人又把他的手电给了我,才跟着那两个人一起走,三人再没有折身。

我拿着手电和信封,站在原地思量了一番,越发的感觉到整件事情的不对劲。为什么信封要以后再拆开?他们就不怕我现在就拆开?信封里面这么古怪的东西到底又是什么?

我又用手捏了捏,信封里面的东西很硬,我信放到怀里,打定主意,第二天就拆开看看。虽然理智告诉我应该回去,可心中的好奇心如滚水般不停地在沸腾。

我把手电放到一个树杈上,做出一个往回走的假象,悄悄地继续跟在这三个人后面,只不过这一次我非常小心,只远远地跟着。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月亮已经悬到头顶,而这三个人也走进了樵山的山谷里,庆幸地是他们终于停住了脚步,看样子是到了目的地。

三个人把身上的装备都卸了下来,在地上一阵忙活,距离太远,我看不清究竟是在做什么。可这片地我却认识,这是村里人口中有名的阴地,以前葬在这里的坟墓也都在风水先生的指点下,全部迁坟了,他们三个在这里做什么?

越想越好奇,我决定再冒个险,悄悄地朝着他们走近,到约有百米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他们说的话我也隐约可以听到。

“老大,这次有没有把握?”

“放心吧,肯定是这里。”

“老大,乔家村离得太近,估计要遭殃!这样会不会太伤天害理了?”

紧接着是一片沉默,他们三个人站在原地,拿起火机,各点了一根烟。依然还没有说话,这气氛,我看着都觉得有些压抑,他们说的话显然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乔家村,伤天害理?他们三个难道要对付村里人?

我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看来今天晚上偷偷跟出来算是对了,说不定他们就是来踩点的劫匪,既然被我撞到了,我一定会在村里揭开他们的真面目。

“干我们这一行的还怕天理?老二,你要想退出还来得及!”

“哎!我也只是说说罢了!”

对于这三个人要做的事,我愈发地好奇,强烈的尿意来袭,我也顾不得了,用手紧紧捂住下体,不愿意遗漏掉眼前的任何细节。

结果这三个人就沉默地坐在地上,不要命地抽烟,而我等得膀胱都要炸裂了。就在我决定要先去解决的时候,我看到他们都将手中的烟齐齐灭掉,我心中暗骂一声,这不是故意耍我么。

布袋打开,每个人从中提出来一只公鸡,脸上有道疤的那个人提着的是大红,他们提着的姿势都非常怪异。

一只手提着公鸡的两只脚,让公鸡整个倒过来,另外一只手从下面放在公鸡的头上,似乎在做什么动作。

三个人还是按照白天的顺序站着,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围成了一个圈,我就再看不到他们手中的动作了,只能看到一个人的背影,一个人的侧脸还有一个人的正面。

虽然看不到,可隐隐约约能听到声音。

“世间万物分阴阳,对立统一有消长,雄鸡一场天下白,子时倒鸣鬼墓开……”

这些完全无法理解的话,被这些人用极为虔诚和肃穆的声音念了出来,尤其是这三个人的声音和在一起,在夜谷中越来越大。虽然我不愿意听,可这些话如同有着魔力,径直地往我的耳朵里钻。

也不知道怎么,我顿时觉得似乎尿意没有那么急了,愣在原地,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陷入这声音的魔幻中。

紧接着,一声嘹亮的鸡鸣猛然叫响,我只知道公鸡会在天亮时的打鸣,我还从来不知道在半夜也会叫。可这声鸡鸣也把我的意识唤醒,我认出来这声鸡鸣是大红的。

随后,又是两道鸡鸣响起来。当这三道鸡鸣完成,我只觉得这山谷中起了一道风,异常的阴冷,连忙收紧身体,眯着眼继续朝着这三个人打量。可奇怪的是,不管我怎么看,我都无法看清楚这三个人的身影。

我想肯定是因为跟了一路,又是半夜,又困又累。就揉揉眼睛,再次望去,没想到还是模糊一片,就像这三个人套在一个巨大的毛玻璃里面,连面对我的那个人的脸都无法看清楚。

我心里咯噔一声,这件事情说不出的诡异,心里面终于有了害怕。可很快这一丝惧意,就被巨大的好奇心给掩盖,我越发地想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小心翼翼地从藏身的树后,将整个头都露了出来。

而就在这时,我看到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

面对我的那个人的双眼竟然变成了幽幽的绿色,宛如两道激光扫描器一般,毫无半点生机,阴森森地极为恐怖。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存在,两道幽幽的目光,直愣愣地朝着我望了过来。

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瞬间把我笼罩,身子一紧,我便向后倒在了地上,再加上一晚上的紧张与劳累,彻底失去了知觉。

在昏迷之前,我隐约看到大红从他们手中挣脱,朝我跑了过来,两只眼睛也是绿油油的,一张鸡嘴变得红光光。

本文来自小说《鬼墓之门》第2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我的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我要收藏

网友评论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