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次不亚于“宝万之争”的新赌局

一次不亚于“宝万之争”的新赌局

宝能拿下观致汽车控股权,进入一个更大的赌局。(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1月4日《南方周末》)

2016年7月,这个46岁的潮汕人正处于其事业巅峰,他做了一个小小的决定。无关地产,不涉保险,不过是成立一家汽车租赁公司而已。

五个月后,姚振华才会因那宗耗资450亿的敌意并购,成为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口中的“野蛮人”。再过83天,他才会被保监会科以个人禁入保险业十年的处罚。

没有太多人关注到这则信息。毕竟在这个受资本青睐的共享出行领域,程维、柳青治下的滴滴才是头部玩家。

此刻坐镇深圳宝安北路深业物流大厦19楼的他,手握25.4%万科公司流通股份后已不愿再久拖不决。那份要求罢免王石在内10名万科董事及2名监事的通告引发强烈反弹,本是意料之中;而后者由企业工会出面发起诉讼,甚至公开参与购买万科股份9个资管计划底细的反击,亦有迹可循。

无论一鼓作气,还是半路收兵,这场震动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的大戏已到最紧要的关头。

就像一位围棋手中腹角力正酣时突然脱离主战场漫不经心角上一点,姚振华此时做出的决策,缺乏明晰的商业逻辑。

姚对汽车及相关产业的兴趣由来已久,否则断不会在十年前就在深圳梨园路128号盖起一座宝能汽车大厦。但如同所有分析师注意到的那样,地产和以保险为代表的综合金融才是支撑宝能集团的双底柱,而新成立的这家注册于前海的联动云汽车租赁公司,只是让是年胡润百富榜上的殿军又生出一家子公司罢了。

哪怕之后宝能方面瞒天过海成功控制了在香港上市原先主营针织衣物和运动服饰的百德国际(02665.HK)——一家市值仅11亿港元的仙股公司,进而连续与联动云展开汽车资产的融资租赁业务;2017年3月20日高调成立注册资本达10亿元人民币的宝能汽车有限公司,且由已接替姚出任前海人寿董事长一职的张金顺担纲董事长,外界仍习惯性地视为资本运作和财技展示的前奏。

确实,即使撇开万科,宝能对深南玻董事会的深度重组以及对格力电器股权的闪电袭取,都让姚振华坐实了“实业破坏者”的形象。而对于宝能入主南玻A后,后者连续两年营收保持增长,净利逼近2014年峰值的表现,市场选择性地予以忽视。

还有一件事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判断,那便是宝能在万科股票上的投资收益。

2017年11月29日,万科A股价升至历史性的每股33.83元,而整整两个月前,后者还送出每10股派7.9元的超大礼包。每股持股成本已低于16.05元并且新持股票全部解禁的宝能,在这家企业身上账面浮盈122%至521亿元人民币。仅从回报率而言,自然还比不得姚起家时在深圳中港城和深圳笋岗物流园上录得数百倍的收益,但若考虑绝对额,那么这次惊天一赌的红利足以羡煞所有的资本高手,尽管付出的代价着实不菲。

据说,2016年12月3日刘士余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那番石破天惊讲话之后,姚氏旋即于当日中午紧急飞赴北京。不妨回顾一下定性式点评: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

除了少数几位贴身高干,旁人很难知晓姚振华那一刻的真实心境。他是否陡然生出要以实业再度证明自己的念想?就好比他已然用资本运作印证了那个所谓的“卖菜的”金鳞岂是池中物。现在,他需要在另一块阵地上摆脱某种原罪。

但他还需要一个最佳时点,一个相对有把握的切入口。几乎距刘讲话过去了一年,2017年12月21日,窗口打开。

这一天,宝能方面宣布成功从长江产权交易所以16.25亿元人民币摘牌获得观致汽车25%股权。而按这份官宣所示,宝能最终将取得观致汽车50%至50.5%的绝对控股权。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宝能集团职衔最高的女高管陈琳——她同时也是南玻A的董事长——接替张金顺出任宝能汽车股份公司董事长。至此,原保利集团副总裁余英跳槽后任职宝能地产董事长,张金顺专职前海人寿董事长,再加上陈琳的出马,宝能未来最核心三大板块的主将悉数归位。

对于汽车业内人士而言,上述内容其实并非“新闻”。早在2017年6月,市场已传出宝能集团有意成为观致汽车大股东。虽然涉及观致汽车25%股权拍卖的首个时点发生于7月且最终流标,但这只是相关条件谈判中的博弈,而至12月14日拿下股权再至一周后正式公布,只是一次顺理成章地走程序。

倒是其间一宗传闻和一次签约更值得咂摸。

先是2017年9月里市场突然疯传宝能拿下观致意在奇瑞,即姚振华更中意整体性并购安徽汽车业两杆大旗之一的奇瑞集团。而至10月19日,宝能与浙江杭州富阳区政府,就购置3000亩土地兴建具备30万辆年产能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签订协议,总投资额高达140亿元人民币。如果合计之前与云南昆明滇中新区签署50万汽车制造基地的协议,意味着姚振华将投入300亿元于汽车业。

做个对比,至2017年观致汽车成立恰好十年,分别各占五成股权的两位股东安徽奇瑞和以色列集团量子公司共计投入亦不过160亿元。

重磅投资前的沙盘推演乃必做功课,选择观致前姚显然算清了一笔账。首先当然是这家素来以高冷形象和特立独行风格行走市场的合资企业已行至水穷处。自2014年批量投产以来,观致年销量分别为不足7000辆、14250辆和24188辆,净亏损分别为22亿、24.76亿和18.97亿元人民币。2017年上半年,观致共售出5962辆整车,较上一年同期的9972辆大降40.2%,而这一年其原本目标设定为全年售出5万辆。

基于历史原因,观致汽车并未使用奇瑞的生产平台,其常熟工厂目前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6.1%,过低水平的产能和产量,无力摊薄的成本,那些著名合资车厂每辆整车动辄净赚1.6万至2.2万元,对观致来说只是神话。

这或许就是观致方面最终给自己估值仅65亿元的深层原因。要知道在过去一年里,奇瑞和以色列Kenon Holdings公司分别以股东贷款方式注入2.5亿和10.27亿人民币用于“支持日常流动性需求以及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投资意向”。一家仅凭股东输血维系生计的汽车制造商,恐怕绝非靠裁撤19%外籍高薪高管,以及将公司总部搬离租金昂贵的上海陆家嘴金融区就能妙手回春的。

原先两大股东早已不堪重负。那位号称以色列首富的伊丹·奥弗,在旗下主攻新能源汽车换电技术的Better Palace公司宣告破产后,对于观致利用新能源电动车后发制人已不抱幻想。

至于曾以风云、QQ、东方之子名震一时的奇瑞,自2008年后也失去了昔日领军自主品牌的风采,不但多年未有重磅产品推出市场,从整体上市到分拆子业务上市亦事事不遂。2016年奇瑞汽车录得329.6亿人民币的总营收,净利润为2.06亿元。很可惜,如果扣除由占五成收益权的奇瑞捷豹路虎提供的14亿元年度净利,即便不计算相应地方财政补贴,其自主制造业净亏将高达12亿元。另外一个可堪对比的数字是,2010年时,奇瑞已提出7年后年销售破百万辆的计划,而迄今该公司仍只能在70万辆规模上挣扎,倒是入市更晚民营背景的吉利汽车,已在2017年11月完成年度百万销量。

股东力所不逮,那么有无窥伺汽车业高产值的部分省市会抛绣球?2017年4月,奇瑞、以色列量子公司与四川省宜宾市达成了意向性协议,但终了却因各种缘故付之东流。某种意义上,号称愿投资65亿元人民币包括先行拿出15亿元无息贷款供观致救急的宝能,成了最后的稻草。

宝能集团欲将生产线移往浙江,且不说浙地已成为中国当前最热门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大省,相关政策配套和零部件产业链的完整性毋庸置疑,再说那3000亩地或有旁开一枝用于地产开发的潜在可能。80公里外德清的乐视汽车小镇亦不过占地2000亩。

然而,这其实是一次不亚于宝万之争的巨大落注。表面上看,获取生产汽车特别是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得到一个定位高端打造了十年的品牌后,65亿、140亿或者300亿的投入便有了相关保证。问题是,宝能也就此跻身一个更为疯狂的竞逐中。在中国一夜间风云际会的近60家新能源车商背后,不时闪现BAT的身影,这些互联网新贵对政策资源的熟稔与把握,源源不断甚至更丰沛的资金供给,意味着姚振华将自己置身于一个黑暗森林之中,而能从中走出者至多三四位。

与此同时,新派领军的特斯拉、老神在在的奔驰宝马也在持续加注这一新兴领域。不是每一位大佬都有all in的勇气,有时表现存在感也是一种智慧。比如华夏幸福的王文学利用全资控股的拉萨知行创新科技,仅花费3.3亿元即取得合众汽车53.35%股权。对了,后者总部所在的浙江嘉兴,与富阳只有数十公里车程。

我要收藏

网友评论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