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碰到多少问题,“以睡为大”

原标题:不管碰到多少问题,“以睡为大”

王蒙。出版社供图

随着生活节奏加快,睡不着、睡不好的人越来越多。85岁的著名作家王蒙,与睡眠呼吸病专家郭兮恒共同出了一本书《睡不着觉?》,为人们解答关于睡眠的困惑。这本书王蒙从策划到出版花了长达30年的时间。近日,王蒙接受了记者邮件采访,详谈《睡不着觉?》背后的故事。

“30年前就有汉学家建议我写睡眠”

记者:您为什么会想出一本关于睡眠的书?

王蒙:在我的写作过程中,酝酿最久的就是关于睡眠的这本书。这是大约30年前外国的一批汉学家给我提的建议。有一次我和德国的一个汉学家在一块,也不知道怎么聊起睡眠来了,我说到我高中时候就有过失眠的经验,后来我就特别重视睡眠,我现在非常善于睡觉。他就说王先生,建议你写一本关于睡眠的书。他说这个书欧洲人太喜欢了,因为现在我们这儿城市里的人一半人都失眠。后来又有美国的汉学家也跟我这么说。他们说这书全世界都能畅销,比写多少书影响都大。这个话离现在二三十年了,但是我也找不着机会,我没事儿忽然写一本关于睡眠的书,人家会觉得是不是吃错药了。

而且那个时候要干的事那么多,所以就一直积累到现在。后来经过出版社编辑介绍,说朝阳医院的睡眠呼吸病专家郭兮恒研究睡眠,我们聊得特热闹,特痛快,就把这个事办成了。所以这本书我是立项30年,进行近3个月,也算是贡献我一个85岁人的经验,祝愿大家能够睡得好,能够生活习惯好,能够充满自信,能够克服负面干扰,我觉得也算对社会的一个益处吧。

记者:您高中就失眠,后来是如何解决的?

王蒙:1948年我14岁,考上了河北高中,开始住宿舍。当时一个宿舍一共12个人,都是小伙子,这晚上睡觉可热闹了——一会儿这个开始磨牙,一会儿那个开始说梦话,还有打呼噜的、放屁的……第一天住宿舍我真的是一宿没睡。第二天第三天也是一样,就这么过了几天,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去医院挂了精神科,跟大夫说我失眠。大夫一看我这么年轻,直接跟我说:“你才多大啊你就失眠?去去去,别在这瞎耽误工夫,去好好查查该查的。”这么着,我就被这大夫善意地“轰”出来了。后来每天都过集体生活,住宿舍习惯了,睡眠就好多了。

打那时候起,我就特重视睡眠。我觉得睡眠对一个人的工作、体力、成长、发育,直到精神面貌、智力发挥,直到三观建设与充实强化,影响真是太大了。我最重要的养生经验可以说是:以睡为纲,身心健康,以睡为大,睡不着也不怕。

“生活节奏加快对睡眠提出了挑战”

记者:年轻人熬夜现在似乎成了家常便饭,您怎么看这种现象?您年轻时经常熬夜吗?

王蒙:我年轻时就不熬夜。14岁闹上失眠后来好了以后,我什么事都敢实验,就是不熬夜,打死我也不熬夜。有时我一看夜里快12点了,就干脆跟领导说,对不起,我现在心跳有点不太对头,我先请个假,我先睡一会儿,这个活我明天早晨5点钟起来,负责赶完。

对别人熬夜,我也没有大的批评,因为这是生活习惯的问题。但我觉得早睡早起对促进睡眠有好处。很简单一个道理,睡得早,睡不着不着急啊,比如说我晚上9点钟躺到床上,两小时没睡着,才11点,离天亮早着呢。有的作家非得别人睡着了,他开始写作,第二天早晨四五点开始睡,过了中午一点他才醒,一辈子这么周转,那您就这么干吧。

记者:现在有睡眠障碍的人越来越多,您觉得是不是和现代人的欲望有关系?

王蒙:确实如此,过去很少见这词。还有乡下的人失眠的少,城市的人失眠的多。越发达的地区越是失眠症、抑郁症、躁狂症、精神疾病,这些东西越多。因为这些地方生活节奏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快,这些东西对人的睡眠提出了挑战。你说人不竞争也不可能,可是又不能够把自个精神弄垮了,要是自个垮了,竞争就更没戏了,是不是?

“睡眠第一步是让心平静下来”

记者:您在书中引述中国古人的话说“先睡心后睡眼”,从中国文化的精神境界来解读,人们怎样才能先“睡心”?

王蒙:说的“心”,实际的意思就是说人的思想感情。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正发着火呢,你这心是不平静的,火烧火燎的就睡不好。所谓“睡心”,就是你心平静下来,一个最简单的对自己的要求——不管碰到多少问题,我先睡踏实会儿,我先闭着眼休息会儿再说。

记者:有人说《睡不着觉?》是开辟了一种新的题材,叫养生文学,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王蒙:现在暂时无看法,因为文学啊,没必要把它分得太细。你说这个是养生文学,他要病大了呢?叫临终文学?我个人不喜欢这样。但是如果有人愿意给起点怪名字,帮助推销推销,这是另外的事儿,我对此不做太多评论。

本报记者 邢虹

我要收藏

0 条评论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东南一剑
东南一剑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