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云死磕政务云?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作为相对稳定的付费来源,政企客户已经成为了各大云厂商的统一追求。

7月12日,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宣布成立政企业务线,集中力量巩固To B、To G市场,加快推动区域市场下沉。不难看出,腾讯云已经明确了在政企市场的阵型,摆好与其他云服务商的“掐架”姿态。

虽说政企市场并不是到现在才火起来的,但近一年来,云服务巨头们纷纷调整重心,集体从互联网业务转向政企领域,譬如阿里云去年提出全面杀入政企市场,创立18个行业部门、16个地区战区,今年又通过高层人事变动,紧抓商业化进程;华为云Stack也在大力借助业务、技术、模式上的创新加速跑向客户。

各大云厂商在政企线上频频动作,诚然坐实政企市场将成为云战争重要变量的事实。此时,即便是佛系低调的腾讯云也意识到现在已到拉紧政企业务线,正面对敌的关键时刻。

是局势所迫,也是利益所使

随着各行各业数字化布局不断深入,政企端势能持续爆发,当前互相抢夺政企市场已经成为云服务巨头们的基操。只不过,纵向对比各家发展历程,相比于阿里云、华为云先行一步建立的政企业务线,腾讯云创立政企线的时间稍有滞后。

考虑到这一市场还有三大运营商、国家队玩家等在其中安营扎寨,同时顾及腾讯自身经营疲态渐显的焦虑。就目前局势来看,在政企市场,腾讯云可以迟到,但不能不到。

其一,腾讯云作为云服务“二把手”的地位发生剧烈动摇。

据Canalys报告,在2021年中国云基础设施市场格局中,阿里云以37%的占比稳坐第一,华为云占比18%排第二,而腾讯云则以16%位居第三。

近年来,起势异常凶猛的华为云已经对腾讯云实现弯道超车,且有逐渐拉大差距的趋势,三个巨头之间的排位战愈加激烈。除此之外,身后的字节云(火山引擎)、天翼云等玩家也正在迎头追赶,腾讯云的发展空间显得尤为紧张。

其二,腾讯互联网业务增长放缓,总体收益缩水,急需培养稳健的增长线。

财报显示,2021全年,腾讯实现营收5601.18亿元,同比增长16%,相较于去年同期28%的增速已出现明显回落;此外净利润1237.88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更是以往增速的最低水平。而具体原因,除却成本投入增加之外,更深层的影响因素是受国内游戏和网络广告两大业务线走低所致。

比较乐观的是,在2019至2021三年期间,金融科技和企业服务板块的营收贡献一直保持稳定增长,其中企服业务表现见好,这也意味着腾讯数字经济价值正走向爆发窗口,未来有望将B端营收与C端平齐,此时聚焦企服线的发展,更有利于往后抵御C端流量见顶所带来的诸多不确定风险。

其三,政企大咖客户云集,是块不可多得的“金矿”。

相比客单价低、续费率低的中小企业,政府以及大国企等客户有更强的上云需求,同时它们还具备足够的付费能力和复购意愿,且群体数量比较稳定。这么来看,政企客户完全是云服务厂商们的“理想型”。最重要的是,阿里云、华为云等巨头目前已经在大刀阔斧地开拓这类大B客户,可以猜测,政企客户或将成为影响云计算供应商们未来排名的关键因子。

在这种内外交困的背景下,腾讯云势必要高举政企大旗,最大程度发挥B端企服优势,重振在云计算领域的威风,同时对消C端部分经营风险。

是风口,也是虎口

细看此次政企业务线的大整合,腾讯CSIG将原来的泛互联网、教育、政务、文旅、制造业与终端、地产、金融、能源8个部门进行解构和重构,现在将以政务、工业、能源、文旅、体育、地产、农业、运营商这些领域为发展焦点。

从上述新增和缩减的新变化来看,很显然,腾讯云对政企线的调整也是在感知某些行业热度之后,嗅着风口前进的。

一来,接收到互联网行业触发天花板的预警,主动“淡化”泛互联网业务。近一年来,反垄断力度加大、相关严管政策接连出台,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游戏、教育等行业的发展空间,腾讯云的泛互联网业务接二连三遭受打击,波动不断的经营状态或许正是促使泛互联网业务此次被划出重点深耕目标的原因。

二来,将制造业和终端调整为处在数字化深水区的工业领域。众所周知,“双碳”政策的推行不断催促工业领域中的央企、国企加快进行数字化转型,此时顺势推出更多工业深度上云的解决方案,也是一个能在政企赛道加速跑的大好机会。

三来,新增农业、运营商作为主要业务点。首先乡村振兴成为当下风潮,农业市场的商机正在冒头,农业数字化成为互联网巨头垂涎的增量市场;其次云服务商和运营商的合作日益加深,双方促进共赢的意识不断增强,一方面“云网融合”成了运营商当前发展云业务的共同路径,另一方面云服务商希望借运营商的通信能力扩大它们的业务范围。

由此一看,腾讯云整合之后,业务确实覆盖了许多近年来的热门行业,或许能迎来不少发展机遇,但需要注意的是,在涉足这些高热度领域的同时,也意味着腾讯云即将深入阿里云、华为云等“刺头”玩家的腹地。不难预料,政企市场尚多猛虎,腾讯云决心虎口夺食注定是一场大冒险。

比服务,拼生态

在此之前,腾讯云需要提前做好功课,清楚认识到先行一步的阿里云、华为云等厂商们在政企市场中真正比什么、拼什么,才能找准接下来的竞争重点,更高效地追赶上这些先行者在政企市场的脚步。

纵观近年来阿里云、华为云等云计算市场前排玩家在政企业务方面的布局,不难发现,它们用在生态、服务方面的笔墨颇多。

一方面,各家云服务商都在强调不做集成,要大力培养生态。比如华为云Stack生态业务聚焦1个数字底座+7个水平方案+N个行业场景;阿里云推出了百城计划,建设密集的分销网络。腾讯云同样不例外,之前也一直通过投资、技术合作和分销合作等方式共建生态,助力中小企业上云。

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政企大客户正在从业务上云迈向深度用云,其定制需求可能会更高,这也意味着云厂商所产生的定制产品成本也会走高,为了更好缓解这样的矛盾,腾讯云们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和更加开放的生态。

另一方面,为了配合定制化的市场需求,巨头们都在高度重视“服务”。阿里云多次重复要“做好服务”,华为云喊出了“一切皆服务”的口号。在这方面,腾讯云虽然没有大声宣扬,但其服务方案仍在悄然有序地进行当中。

具体来看,腾讯CSIG在政务、工业、能源、地产、文旅等细分领域都设立一线专属团队,长期服务各个行业赛道的重点客户。此外,截至目前,腾讯云已服务超过30个部委、二十多个省、五百多个市县的数字化转型工作。

从更深层面来说,政企市场是一个要求玩家具备更大差异化的市场,而服务和生态正是各家云厂商用于撕下同质标签的关键要素,也是往后玩家之间能够拉开距离的两大支点。就现在来看,云计算大厂们关于服务和生态的较量已然摆上明面,外界也越来越好奇腾讯云这个政企领域中的晚来者,在后续究竟会以哪种招式对打阿里云和华为云。

手握三张底牌

在政企领域,阿里云有足够的先发优势,华为云有足够的政务资源优势……各家大厂都有自己得天独厚的条件,腾讯云同样也自持胜券。

第一,腾讯云在SaaS、PaaS领域有显著优势。在PaaS层,腾讯云可以依托在即时通信以及影音的布局,强化政企客户在通讯、视频、直播等方面的接入能力;在SaaS层,全面打通了企业微信、腾讯会议、腾讯文档三大产品,满足了政企客户互联互通的协同需求,更为重要的是,这三大产品在国内市场的分量也比较重,可以充当腾讯云抢占政企市场的一把利刃。

第二,拥有傲人的底层算力。腾讯云已经是国内算力较为突出的云厂商,在基础设施方面,腾讯云在全球运营着超过100万台服务器,数据存储规模突破10EB,服务的客户超过 180万家。

随着企政企数字化转型的深入,算力愈发成为B端或G端的核心动能。在2021年财报中,腾讯云通过加大研发投入,持续推进“数字基建”建设,这也意味腾讯云算力将会步入新的发展高度,给予政企端的服务或会得到相应的提升。

第三,独特的C2B战略。所谓C2B,即整合腾讯在微信、小程序等平台上的用户、数据与云计算相结合,打造出能帮助企业获取用户,帮助政府服务市民的数字化产品和服务。众所周知,腾讯在社交方面处于王者地位,利用服务C端用户帮助B端或G端打通价值链并不会太困难。

虽然不可否认,在BATH四家中,腾讯云的发展状态确实相对低调且缓慢,不过现在云市场还没到终局时刻,各家都抱有绝对实力在政企领域火拼,先发先至或者后发先至都有发生的可能,目前的竞争局面并非不能改写。


该文章系用户自行发布,若有版权纠纷请联系飞扬公司下架与删除。
我要收藏
我要收藏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0875号-1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