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笔记·与荒原对话(九)

原标题:闲人笔记·与荒原对话(九)

大柴旦

五月份的南八仙,几乎很难有个清爽的天空,总是灰朦朦的,西北风从早晨一直要刮到夜里一、两点钟,戈壁滩特有的砂砾给我们的拍摄带来了很大困难。到第十天时,摄像机终于不堪重负,停止了工作,在想尽一切办法之后,我们不得不回西宁修理。

翌日,我们早早起来,准备出发。南八仙离西宁八百多公里,我们想当天赶到西宁,争取早一点回到南八仙。

这时,王书记拦住了我们,他说:"不用急,吃了午饭再走"。经过一番争执,我们没有拗过王书记,答应留下来。王书记如释重负,说:就是嘛,吃过午饭再走,晚上住德令哈,明天早早就到西宁了。一天到西宁太累。说完,他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黄树海段长走过来,诡秘地说:我知道你们走不了。这句话说的我们有些莫名其妙。他自己忍不住,说:知道你们今天要走,王书记专门找朋友要来的风干黄羊肉,昨天晚上就泡上了,大早晨就炖上了,要请你们吃一顿的。他指了指王书记的办公室,小声说:准是去看了,在炉子上炖着呢。

快中午时,王书记从他的办公室出来,手里端着一盆红烧黄羊肉,腋下挟着一瓶"互头",美滋滋地对我们说:这可是稀罕东西,你们不尝尝,怎么能走呢。这不是食堂做的,我做的,泡了一晚上,不好弄着呢。现在想来,那种绵软香滑的感觉还在唇齿之间。

吃过午饭,我们要走了。王书记说:我送你们。

我们没有在意这句话,也就没有拒绝他的好意。但没有想到,他这一送,竟然把我们送到了大柴旦。大柴旦离南八仙一百多公里,全程砂石路面,要走两个多小时。这让我们的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分手时,王书记说:好了,你们走吧,没有啥,我还有事要办。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街巷。

几天以后,我们再次回到南八仙,和黄段长说起这件事,黄笑着说:你们别过意不去,是顺路送你们,他去大柴旦,送走你们,就去了废品站。段里农用车的水箱裂了,他就到废品站找了一个,便宜,20块钱。

我惊呆了,一个养路段的书记,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为了省几十块钱,居然钻进又脏又乱的废品站。

黄段长说:段里穷啊,他舍不得买新的。

王书记指着停在院里的农用车说:这不挺带劲吗。

我发现,他说话时脸上是很得意的神色。

【图片选自网络】

我要收藏
我要收藏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0875号-1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