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券商跑步入局“鲶鱼效应”倒逼国内证券行业转型升级

原标题:外资券商跑步入局 “鲶鱼效应”倒逼国内证券行业转型升级

文 / 本刊记者 赵爱玲

从保险业对外开放到银行、基金再到券商,我国的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程度越来越高。

近日,央行召开2021年下半年工作会议,提出进一步有序推进金融开放。随着我国加速推进金融业开放,近年来多家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内地外资券商数量不断增长,以负面清单为基础的更高水平的金融开放正在有序进行。

8月6日,摩根大通方面“官宣”,摩根大通证券(中国)将成为外资全资控股的证券公司。而根据摩根大通方面最新确认,其持股比例将达到100%。随着金融对外开放政策进一步推进,尤其是去年4月证监会取消证券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后,各大外资巨头都在积极谋求扩大在华业务,实现控股或新设券商。外资券商纷纷进入中国,短期内他们的出现会给国内券商带来怎样的挑战?

外资机构布局中国资本市场按下“加速键”

根据公开资料,作为首批新设外资控股券商之一,成立于2019年的摩根大通证券(中国)股权结构中,摩根大通出资4.08亿元,持股比例达到51%。上海外高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0%,珠海市迈兰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4.3%、北京朗信投资有限公司、新疆中卫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上海宾阖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3家小股东均持股4.9%。

作为全球最大的金融服务集团之一,摩根大通不断谋求在华全资金融牌照。2020年6月18日,摩根大通宣布获得证监会批准,将其在摩根大通期货有限公司中的持股比例由49%增至100%。摩根大通成为首家全资控股中国期货公司的外资银行。2020年4月3日,摩根资产管理宣布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旗下控股公司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初步达成一项商业共识,将拟收购取得合资企业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至100%。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表示:“对摩根大通和我们的众多客户而言,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机会之一。我们的公司规模和全球实力意味着我们具备独特的优势,能够帮助中国公司实现全球增长并助力国际投资者进入中国日益成熟的资本市场。”

自2020年4月证监会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取消证券公司外资股东持股比例限制(即此前51%的外资股东限制彻底取消)以来,各大外资巨头在华扩大业务的消息不断。2021年3月15日,瑞银证券16%的股权在北交所官网挂牌转让,受让方为瑞银集团,转让成功后,瑞银集团持有的瑞银证券股权将增加至67%;6月7日,新设合资券商星展证券也获得了证监会颁发的《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该券商第一大股东为新加坡最大的商业银行星展银行,持股比例51%,6月18日在上海举行开业揭牌仪式;6月10日,大和证券(中国)正式获得中国证监会颁发的《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业务范围包括证券经纪、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自营,意味着这家日资控股券商正式对外展业;6月30日,瑞信宣布,其中国证券合资公司已更名为瑞信证券(中国)有限公司。资料显示,瑞信去年6月在增资交易完成后已成为证券合资公司的控股股东;7月13日,摩根士丹利宣布,其中国证券合资公司——原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更名为摩根士丹利证券(中国)有限公司。

8月3日,上海证监局官网发布了《关于核准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变更业务范围的批复》,该批复核准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变更业务范围,增加代销金融产品业务。此外,上海证监局要求公司应当自批复下发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工作。公司应当自换领营业执照之日起15日内,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换发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7月29日,花旗银行(中国)则获准正式启动面向中国境内公募和私募基金的证券投资基金托管服务。

对于即将获得的独资券商牌照,摩根大通亚太区主席及首席执行官郭利博称,能够在中国设立并运营一家全资证券公司,是其在这一关键市场达成的又一重要里程碑。

外资券商给国内券商带来的冲击有限

谈到外资券商纷纷进入中国市场的原因及影响,安永大中华区金融服务部合伙人朱宝钦表示,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吸引力持续提升。从经济体量上来看,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也是美国、日本、欧盟、印度等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要贸易伙伴;从资本市场上来看,中国的股票市场规模和债券市场规模是全球第二,公募基金的规模是亚太第一,全球第五,从这些数据就不难看出中国是外资券商不可错过的市场,是全球最大的机遇之一。

此外,中国金融对外开放持续推进。一方面是资本市场进一步跟国际接轨,比如中国的股票和债券纳入国际主流指数,取消了QFII和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另一方面,中国加大了金融行业的对外开放力度,比如放开了合资券商的业务范围,取消了证券公司外资股的比例限制,这些就为外资券商全面进入中国扫清了制度上的障碍。再者,中国金融发展环境持续改善。中国近年来,在金融执法和营商环境上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上海和北京金融法院的相继成立,有助于营造一个良好的金融发展环境,促进金融市场的繁荣和规范。从营商环境来看,根据世界银行2020年发布的营商便利指数排名,中国的排名从第46位大幅上升至第31位,这为外资券商在中国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外资纷纷入局的大背景下,除了摩根大通已经获得全资券商牌照外,高盛、瑞信等几家外资券商也在积极谋求全资控股,国内券商行业激烈的市场竞争将无可避免。朱宝钦称,短期内,外资券商给国内券商带来的冲击是有限的。一方面因为外资券商在中国,无论是数量还是业务规模上,都还处在发展初期阶段,目前总共有9家外资控股券商,其中7家是在2020年有营业的,这7家在2020年的营业收入一共约25亿元,约占全行业营业收入的0.6%,有些还处在亏损状态,但这与前期外资券商受到牌照和持股比例限制,还与资本规模较小有关。另一方面,国内的头部券商这些年也在持续转型升级做大做强,无论是资本规模,还是客户和业务的覆盖度上,在国内市场都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长期来看,随着外资券商的持续扩容和业务发展,外资券商凭借他们领先的国际经验和全球视野,会在一些领域给国内券商带来竞争压力,会倒逼行业转型升级,促进国内的券商提高国际化程度,加强产品创新能力。从更宏观的层面来看,外资券商的进入也会促进国内金融市场和国际市场的进一步接轨,推动现代化国际金融体系的建设。”朱宝钦说。

外资的流入提升了中国金融服务业的整体竞争水平,为行业创新和业绩提升注入了动力。朱宝钦表示,外资券商入局的“鲶鱼效应”持续发酵。他建议国内外券商应凭借精准定位实现差异化竞争。

外资券商和国内券商都有自身的优势。例如,在投行业务方面,外资券商在境外融资和跨境并购方面拥有先天的优势,可以利用丰富的经验和全球的资源和渠道,帮助企业走出去、引进来。国内券商在服务本土企业的国内融资方面,无论是经验还是客户资源上都会有比较明显的优势。在经纪业务方面,由于缺乏零售经纪渠道和佣金价格下滑的压力,外资券商应该会避免在传统的零售经纪业务和信用交易业务这片红海上跟国内券商开展竞争,但是在针对高净值客户的高端财富管理上,外资券商可能凭借其领先的国际经验和全球资产配置能力,给国内券商带来不小的冲击。再比如金融衍生品业务,我国的金融衍生品在品种和规模上跟发达市场比都还比较落后,跟我国经济体量比也有较大差距,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外资券商可以利用他们对于金融衍生品的理解及在投资策略和风险管理上的优势开展差异化的竞争。

我要收藏
我要收藏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0875号-1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