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芳:资讯泛滥,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原标题:吴文芳:资讯泛滥,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广告创意界传奇人物,2012年60岁时自创“40urs”品牌,全方位推广旅行文化

我的2018年,复杂的一年?没有方向的一年?开心的一年?又老了一年的一年?

全都对,特别是最后的那个问题,我又比去年老了一年。那再多加一个问题吧。过去三百六十天给了我什么?我摸了一下白色的头发,再摸摸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认真地在想,我浪费的时间应该不算太多,我睡得不多,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不上无聊网站,吃饭很快,电影都是在飞机上看,每天我穿同颜色同款式的衣服,我驾车快,计算准就不用等红灯,没有耐性听别人解释,又解释得刻意的谨慎。我不停地在告诉自己,人生就是一只在实验室里的白老鼠。每一天、每一年都是在做实验。有时候给人做,有时候自己做,有时候做得头昏脑涨,有时候又会灵光一闪,突然间水到渠成,一切都跟时间挂钩。

2018年,我去了世界的最北,也去了差不多的最南,在格陵兰,在智利、阿根廷和秘鲁,我看到了许多没有预料到的见闻。在国内,去了三十多个的分享会。在我的分享会中,奇怪的实验和观察证明了大家喜欢的不是我的大道理、特朗普的治国之道、冰山冰川如何伟大,而是不经意间讲述的没有什么价值的小故事。当我说到在黑暗中我驾了雪地摩托车在雪地上行走了两个半小时寻找北极光,但结果只能失望而归。这个经历告诉观众,人生就是如此简单,想要的不一定会出现。

有人问我如何消化那种失落,那就要归功于我内心中具有的实验室心态,每做一件事情都相信成功与不成功的机会率,可以努力而不成功,也可以不太努力而成功。既然我是在实验室中长大、长老,老婆说有一天我会走火入魔。我却说这是六十知天命,没有时间守株待兔的年纪。实验室内的人是永远主动而不会是被动的人。天天都会有苹果从树上掉下来,为什么只有一个人敢去问为什么?小的时候如果我这样去问爸爸妈妈,他们会觉得我无聊吗?我又是否会去问他们 “为什么你们觉得我无聊呢”?

最近看过一本书,昨天晚上又看了一个美国的电视节目,同样说到的是“那么多的资讯,我们怎么生活呢”?社交媒体是在为我们的年轻人增值?还是在鼓励他们握着手机,公然地在浪费大家不觉得该珍惜的时间呢?我们生活在一个资讯泛滥的年代,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是同一个原理。书中说到一个人如今需要具备的是可以令自己“清透”的能力,太多外来没有远景目标的资讯就只会吃掉我们的眼睛和时间。这是我在秘鲁首都利马的一个广场上开悟的。

我在十月二十八日决定到尼泊尔闭关五十天。在尼泊尔,我上了十二天的课,是去跟一个美国作家学习如何观察,如何表达,如何写作,了解了很多老师和同学们不一样的想法和风格。

我决定去发挥旅游和学习的结合点,2019年我们就去做一辑到世界各地去上烹饪课程的片子,或者去学骑马,滑浪,剖析大英博物馆等等。做对社会、对自己两个女儿有用的资讯,再念念不忘地去实验和实践,最后因为诚意而让自己有如神助般的兴奋。

文/吴文芳

我要收藏

0 条评论

  • 全部评论

正在加载…

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

小伯温
小伯温

手机

福州飞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 feiy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591-85667788